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电改刺激玩家暴增争抢售电不如另辟蹊径

2018-10-13 11:24:04

北极星配售电网讯:售电侧改革所释放出来的机遇已进入正式的商业布局阶段。2015年11月底,电改9号文的六个配套文件正式颁布,在此前后,各地已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上百家售电公司(这个数目每天都在更新)。

一直以来,两大电网企业采取统购统销、输配售一体化的模式,中国没有独立的售电公司。电改9号文明确售电业务将向社会资本开放后,各种社会资本就开始关注这一领域,但面对万亿级的售电市场蛋糕,面对随之而来的市场竞争,你打算如何脱颖而出?脑洞大开的时代,要开发出一点与众不同的售电商业模式才能刷出存在感。

德国屋顶分布式能源自带售电牌照

在当今的德国,由于电力市场的开放以及售配电的分开,电力交易日益活跃。通过充分的竞争,德国售电公司的销售利润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无疑是非常有利的。此外,通过激烈的竞争,售电公司的服务水平也不断上升。售电和电网相分离,使得所有的售电公司,只要满足一定的基本条件,都能在同一个区域内开展业务。也就是说售电公司不再受到电网的束缚。这样,就增加了整个电力销售系统的灵活性。特别是对于某些未来需要跨区结算的电力交易业务,比如说电动汽车充电业务,这样的售配分离结构能够很好地满足跨区域充电及付费的要求。这就给了电力交易业务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现有能源交易体系中,供需信息的传递模式是相对静态的,发、供、用电各个端口的信息缺乏有效的交流机制。由于电力是发、供、用同时完成,单向的信息传递容易导致供需信息不对称,造成能源浪费或供应不足。目前我国的电力供需系统是在发电端制定发电计划,再由输配电网向用电方进行配售。发、供、用电在现有的能源体系中主要面临以下错位问题:

1、发电端V.S输配端:水、风、光电等可再生能源具有间歇性和波动性,大规模接入对电网的稳定性产生冲击。

2、发电端V.S用电端:1、能源供给与需求的地理分布存在差异;2、供电、用电存在季节性、时间性不对等。

3、输配端V.S 用电端:用户电价水平和供电成本不匹配,各类用户电价间存在交叉补贴,缺乏合理的补偿机制。

我们认为未来随着新能源、智能电网、智慧城市、分布式能源、物联网、电动汽车、储能的快速发展,从发电到电网以及终端用电都将呈现多样性、变化大、发展快的新趋势,能源体系将面临更多问题和挑战。

德国配售分开后的体制设计与商业模式

配售分离的第一个目标是希望出现让竞争更加激烈的售电市场,德国的电改确实实现了这第一个目标,虽然很多售电公司仍然是四大能源集团的子公司,但子公司之间仍然存在竞争,而通过立法,子公司信息的交换是明令禁止的,资金的相互转移也是受到限制的,而这些大能源集团的配电网子公司,在监管之下,要对市场参与者提供公平公正透明的电网服务,对同属能源集团的售电子公司不能优惠对待,在这样的法律框架下,德国的售电市场应该说是繁荣的,充满竞争的。而繁荣的售电市场确实让客户享受到了更好的服务,客户有了更多的选择,TNS Infratest公司的调查得出,55%的客户更换了售电合同或者售电公司,而客户之所以更换的原因,我们可以推测,至少大多数新的购电合同想比原来的合同让客户更加满意,更加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无疑是配售分离带来的积极的一面。

根据历史的数据,无论是垄断前后,居民在用电上的花费始终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2%左右),这是居民可以承受的,相比汽油花费的比例,其在用电之上,并且持明显上升的趋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即使在一些负面因素的作用下,配售分离没有明显加重居民的负担。对于正在进行售电分离改革的中国,是一个利好的信息。但从德国改革的复杂程度来看,中国在配售分开时,无论是立法,还是市场规则的设计,都必须反复考量,仔细揣摩各个角色的厉害关系。对于中国电力公司的特有现状也必须考虑在内,不可以进行德国经验的直接照搬。对于这么复杂的改革,一步到位可能难以实现,因此需要慢慢试探,步步为营,积累经验,边学边改。

回顾这16年的改革之路德国走的并不平坦。在施罗德和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政府出台了近十项厚重的相关法律法典,构成了复杂的法律框架,奠定了发、输、配、售分离的全面开放电力市场改革蓝图。联邦网络管理局和各个行业专业协会也纷纷制定监管机制, 市场规范和技术标准以保证改革之后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和开放市场的有序运营。 开放的发电和售电市场引入了竞争机制,一方面为直接或间接的为用电户和消费者提供了自由选择的权利,催生了新商业模式和市场参与者,但是同时涌现出来的大量新概念、新模式和新产业也同时增加了市场监管的难度, 其各种质量参差不齐的服务和产品也让消费者和用电户经常手足无措。此外,虽然输配电网还在监管范围之类,但是由于历史原因而出现在全德共有近900家电网公司的情况也大幅度增加了监管难度, 也要求各配电网公司和输电网公司通过引入各种额外手段和流程时刻紧密的相互协调以保证电网安全的运行。

中国的社会结构,市场机制和经济发展状况与德国有很大不同, 不能照搬德国的法律框架和设计蓝图。以法律法典为载体的顶层设计是开展电力改革的基础,这项工作需要分析考虑到各方面的现状、 问题和利益,其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也是巨大的, 其制定结果也直接影响到改革的成败。在顶层设计上需要从国家层面统一调度和协调,充分考虑我国目前电力系统运行的特点以及发电和用电户的需求,在发电和售电环节引入市场化竞争机制,大力发展分布式发电并让消费者主动参与到电力发售环节中,建设智能电力市场,带动新兴产业和商业模式的形成以及相关技术的发展,促进社会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我国的电网架构和特点和德国以及欧洲电网大不相同,而且输配电网从物理上是紧密相联的,照搬德国的输配分离是不可行的,而应该考虑输配电网的紧密相联性,在各个环节制定完善的规章制度和技术规范并进行严格的监督和管理,充分协调与智能电力市场的互动,实现安全,经济和高能效的未来智能电网。

延伸阅读:

电改是能源互联网一大推力

电改是推动能源互联网的必要条件:此轮电改“网售分开”是重要内容,未来将引入六类售电主体,在售电端植入竞争机制。售电业务上游承载发电、输配电、分布式等多维供给,下游承接工商业、居民、园区等多维度客户,无疑将成为未来整个能源交易体系中的数据中心,所以我们认为电改放开售电市场是能源互联网的必要条件,打开了互联网应用的大门,真正实现能源流、信息流、业务流的融合。

德国电改后市场:能源互联和售电触网

1、德国电改政策激活售电体系市场化

德国在1998年起进行电力市场改革前,大型联网公司同时负责发电、管理和运营供电电网以及供电业务。发电端以及输电网资源由ENBW、RWE、E.ON以及Venttenfal Europe 等四大能源集团控制。德国共计1000家左右的配电公司中75%属于该四大能源集团,剩余25%则基本由地方政府控制。

双边交易模式确立电网的输配功能,发电、用电端可直接交易,售电市场被彻底激活。1998年,德国启动电力市场改革,在发电、售电侧引入竞争,90%左右的电力采用双边交易(OTC)模式交易,即用电户或供电公司与发电企业直接签订用电协议交易。OTC市场主要是设在德国莱比锡的欧洲能源交易市场(EEX),发、用电双方在EEX进行中、长期交易和日前交易。输电和配电仍维持原先的垄断经营。

可再生能源法案允许分布式能源余电上网、参与电能交易,进一步放开电力市场。2000年德国颁布可再生能源法案,为光伏、风能等新能源提供高额的上网电价,鼓励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分布式能源的崛起,诞生了大量新兴的发电、供电体。破除供电体的垄断性、架空输电网的交易属性后,用户可以自由选择供电商或直接与发电企业在OTC市场交易。进而,除了电价外,供电商的可靠性、附加服务等因素也成为用户选择供电方的参考标准。

参照德国的电改路径,我们认为破除售电主体的垄断性后,供电企业的竞争能力将不仅体现在电价低廉、供电稳定这两个方面,需求侧管理、节能服务,个性化解决方案等都将是影响供电企业能否实现异地扩张,稳定客户资源的重要因素。

延伸阅读:

2、德国电改后市场: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E-energy

德国联邦经济和技术部及德国环境部从2008年开始推动一项为期四年、名为“E-Energy”的技术创新促进计划,是世界上最早实践能源互联网的国家,“E-Energy”旨在以新型的ICT(Information &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通讯设备和系统为基础,在六个城市试点不同侧重点的智能电网示范项目,通过先进的调控手段来管理日益增多的分布式发电端和各种负责的终端负荷。德国总理Merkel对“E-Energy”的评价是,“E-Energy为能量生产和消耗提供智能IT支持——包括从电站中的发电设施一直到客户的各个环节”。

第一个示范项目是库克斯港eTelligence项目。库克斯港的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德国西北沿海,具有丰富的风力资源,项目区域内的风电项目众多。eTelligence项目的核心是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区域性能源市场,为区域内所有的能源生产商、分销商、消费者、服务供应商提供基于互联网的交易平台,通过互联网可以查询各种发电设施的实时输出情况和用电设施的实时能耗情况。在供需情况双向透明的基础上,实现能源交易和能源服务。例如,当风力发电出现剩余时,交易平台会提示区域内的某家冷库,冷库会人工或者自动利用多余电量,而如果没有能源互联网,这些风电则会被白白浪费。

第二个示范项目是莱茵鲁尔地区E-DeMa项目。E-DeMa是一个智能互联的分布式能源社区,每个社区里的家庭都同时是电力的生产者和消费者,每个家庭都利用分布式能源电站生产电力并在微网内销售。这个项目的核心在于通过“智能能源路由器”(光伏逆变器、家庭储能单元或智能电表)来实现电力管理,既包括用电智能监控和需求响应,也包括调度分布式电力给电网或社区其他电力用户。

第三个示范项目是卡尔斯鲁厄和斯图加特地区Meregio项目。Meregio也是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区域性能源市场,为区域内所有的能源生产商、分销商、消费者、服务供应商提供基于互联网的交易平台,不过Meregio项目中的电源是以传统的火电为主。Meregio项目通过区域内的用户家中的智能电表来收集用户的用电信息并发布及时电价,并鼓励居民错峰用电,以此来增加区域内的电能利用效率,减少传统化石能源的温室气体排放。Meregio项目是能源互联网与传统电力结合的良好示范。

第四个示范项目是莱茵-内卡城市圈“曼海姆(Mannheim)示范城市”项目。Mannheim项目旨在跳出狭义的电力范畴,实现大能源互联的概念。区域内的分布式能源和其他公用设施(自来水,供热,燃气)有机的融入了城市原有的配电网和基础设施网络,曼海姆居民所使用的电力、自来水、供热、燃气都来自身边最近的分布式能源中心,尽可能减少传输的损耗。

延伸阅读:

第五个示范项目是哈茨地区RegMod项目。RegMod项目最大的特点是在用电侧整合了储能设施、电动汽车、可再生能源和智能家用电器的虚拟电站。RegMod项目中包含的诸多元素更贴近未来真实社会的需求,可以称为能源互联网的雏形。举个例子,当电力富余的时候,抽水蓄能电站和电动汽车会被提示储存多余电力,智能家用电器也会及时开启消费多余电力;在电力需求攀升的时候,储能设施可以和智能用电器一起构成虚拟电站,通过释放所存储的电力以及减少智能电器的用电量来满足紧张的电力消费需求。

第六个示范项目是亚琛Smart Watts项目。Smart Watts项目通过建立智能电力交易平台来实现所覆盖区域的分布式能源交易,消费者通过智能电表来获知实时变化的电价,根据电价高低来调整家庭用电方案和电动车充电方案。

3、德国售电业务转型:基于互联网提供多种增值服务

恩特加客户有限责任合伙公司(ENTEGA Privatkunden GmbH & Co. KG)是德国知名的一家能源供应商,也是德国最大的售电公司,总部设于达姆施塔特。从1998年德国能源经济法案出台至今,德国电力市场的终端售电公司已有1000家左右。售电公司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以电力批发交易商的身份从配电网公司手中租用电网给客户供应电力,按照最大负荷和年使用电量使用的价格模式给配电网支付费用,然后设计出不同的价格模型(套餐)提供给用户。

售电公司提供基于互联网应用的多种增值服务,增加客户粘性。以Entega为例,它的客户包括商业用户、工业用户和居民用户,它的电力种类包括绿色电力和普通电力(除了电力之外还有供热),它还提供能效管理、电商平台、储能系统安装等增值服务。

售电侧的人民公社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不断发展和售电侧市场竞争的深入,德国出现了既新奇又传统的集体所有制售电组织。2012年来,在德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型能源合作社投资新能源电厂:普通大众通过组建合作社性质的企业,集中资金,联合地区供电公司和相关企业,投资组建大型风能和光能电厂,并将所发电能上网出售。这种模式和人民公社很有几分相似,强调的是众筹投资自给自足,同时也可依据本地情况因地制宜的采取最合适的供电服务措施。

德国合作社协会(DGRV)最新调查显示,截止2012年底,德国已经有656个能源合作社,总计超过13万成员,在DGRV注册运营,相对于2011年增长了30%。2012年成员入股4亿多欧元,总计投资额超过12亿欧元,较2011年增长超过50%。2012年装机总容量达到近42万kWp,发电580万兆瓦。

据DGRV统计,在大部分合作社中普通成员的投资额大约为1000-6000欧之间。在2012年大约40%合作社运营的电厂已经能够达到盈利,平均分红3.99%,对很多大众投资者很有诱惑力。

这种新型运营模式能够集合大量分布式小功率发电设备的电能,所以越来越多的合作社考虑将所发电量通过直接竞价上网在莱比锡电力交易市场出售,以达到更高的回报。相比在各家各自在屋顶上安装光伏组件,然后按照上网补贴政策结算各自所发电能的传统方式,新型能源合作社更具竞争力。

如此以民间自由组合而形成的从零售到批发的生产电能模式的前途也许并不光明,因为效益总是和专业程度相关。不过得以容纳和组合这种自由经济单元的大环境,的确是让人们不由得对售电侧市场的繁荣满怀梦想----如果要做一件长期多方有益的事情,它总归需要人们是自发的。

从储能切入售电

德国近期的一则新闻引起了小编的注意。仔细一看,哇,能源互联网真正的玩家登场了,它正是大家苦苦期盼的分享型售电模式。详情如何,且听小编细细道来。

故事的主角,是一家叫Sonnenbatterie的公司,它原本是生产电池的,可是偏偏要探索分布式售电市场。最近它就正式发布了基于太阳能的在线售电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安装了光伏板和储能电池的家庭之间可以直接售电,它可以减少终端用户对电网的依赖,同时增加发电收入。

Boris von Bormann是Sonnenbatterie的CEO,他把这个全新的平台称为“能源领域的Airbnb”。

Sonnenbatterie其实还挺牛的,一直以来都是德国家用储能领域的行业第一,现在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50%。

专注地做家用储能系统,让他们积累了大量分布式用户的发电数据,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绝大多数家庭的发电和用电曲线极端不匹配。大多数人都是早晚为用电高峰,但是离开家之后,整个白天才是发电高峰。

正是基于这个分析,Sonnenbatterie一直在大力开发户用储能系统,它可以帮助人们节省电费。但是,由于电池依然非常昂贵,他们的业务也遇到了瓶颈。

而正在这时,公司的CEO,Bormann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既然公司积累了这么大量的发电数据,那为什么不深挖这些数据,看看有什么可做的事情?

于是,公司专门成立的数据分析小组,将过去的数据逐一分析,并发现了其中的很多家庭用电时段其实可以互补。于是,Bormann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要搭建一个用户之间直接互相售电的平台,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就像“能源领域的Airbnb”,把多余的电力共享出去,同时获得收益。

在Bormann的亲自率领下,公司建立了一个基于已有用户的社区:The sonnenCommunity。它是一个基于分布式能源共享的平台,在其上人们可以自由的销售自己家所发的清洁电力。

Bormann说:“这将是清洁能源迈向分布式的一大步。到目前为止,任何分享交换光伏、风电等新能源都还无法实现,它们都必须卖回给电网,然后经由电网重新分配销售。”

而sonnenCommunity的全新平台,电能的销售者可以直接是生产者。其他客户可以直接分享自己所发的多余清洁电力,这些电能储存在每一家的电池中,所有社区中的用户都能在需要时使用。而如果自己所发的电力不够用,他们也能从邻居家购买到相对便宜的清洁电力。

为了使sonnenCommunity保持良好的经济性,在这个社区平台上销售电力的用户,每度电可以卖到25欧分,而没有自发电系统的用户在社区中购电价则是23欧分,这比从当地电网购电平均低了25%。除此之外,所有参与共享社区的用户,还将获得德国统一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按照使用量不同,补贴范围在0.09~0.12欧分/度之间。

只不过,所有用户为了加入这个社区,还必须每月缴纳19.9欧元的服务费,这部分钱可以用来抵消系统的运营成本。算下来,依然是划算的。

对于一般的用户来说,家中安装了8kw的太阳能系统的用户,每年可以卖出约1000度电,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sonnenCommunity公司现在所搭建的能源共享社区已经有了15000-20000名用户,他们预测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平均每年新增8000名用户,这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用户量。

以此为基础,将是构筑共享社区的基石。一个基于分布式共享的机制,将从根本上产生能源变革,让能源转型真正进入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领域。

不过,Sonnenbatterie作为一家做电池起家的企业,想要构筑自己的售电体系,还将遇到很多未知的困难。首当其冲的,就是各大电网构成的利益集团的围追堵截,他们如何在压力下实施突围,并真正让用户获益,这将是他们攻下分布式售电的市场最关键的问题。

售电商们在能源互联网蓝海摹画未来

能源互联网概念兴起后,这个互联网概念中的“入口”换成了能源语境的“抓手”。赛伯乐云科合伙人杨晓刚这样解释他们目前的布局:通过整合赛伯乐遍布全国的区域投资公司渠道资源,拓展“基于区域能源服务的能源互联网”业务,以此来为抓手公司提供增值。这里强调的“抓手”,是那些能够打通电力设计工程、充电桩乃至售电业务,有“鲨鱼苗子”潜质的公司。

“这个行业里不大可能出现独角兽,但市场这么大,培育几十家上市公司一点问题都没有。”国家电网公司旗下一家研究院的研究员、同时也是一位创业者如此说道。他所指的行业,也就是能源互联网,正在多个领域四散延伸,同时不同条线之间的业务关联日益清晰。

首先是售电侧改革所释放出来的机遇已进入正式的商业布局阶段。2015年11月底,电改9号文的六个配套文件正式颁布,在此前后,各地已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上百家售电公司(这个数目每天都在更新)。与之相关联的,有关区域电网优化、智能芯片和通信设备等领域都将成为新的市场增长点,无论是此前经营日久的成熟公司,还是重新组建的技术创业团队,都开始大胆摹画未来。

其次,分布式能源由单一的风光电源开始转向复合型的园区建设。它所涉及的范围之广,足以囊括目前与电相关的一切前沿技术。清华大学曹军威认为,一个成熟的能源互联网社区,将至少包括冷热电联供、电网侧、用户侧和需求侧的管理和调节,以及必不可少的大数据分析和储能技术。掌握这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在国内分布式能源或能源互联网社区建设兴起的背景下,都有可能成为某一类公司游刃市场的独门利器。

第三,是电动汽车兴起带来的充电桩建设。和单纯的充电桩APP不同,充电桩及设备的概念公司在本质上还是制造业公司,当前,有充电桩概念的上市公司便有一二十家,以及众多小型公司,他们多来自电气电缆设备和电动汽车的一些主机制造商,也有来自传统的汽车经销商。

这几者之间的联系便是所谓的生态协作,即售电—能量交互—充电,各自都有进入对方领域的规划设计——这无疑催发了各方加速布局的进度。不过,对于大平台生态,投资界普遍认为还未到成熟的时候,或有各自门槛限制。九鼎投资顾效冬告诉记者,他们也正在筹划专业的能源互联网创投基金,但要求目标公司能够有500万元以上的利润。

产业投资内参

有价值的产业投资参考

中投顾问

产业投资咨询服务专家

冷光灯
南昌西湖区改善盘房价
电脑包及电脑配件图片
冷光灯带
西湖区改善盘新楼盘
南京电脑包
冷光灯应急电源
南昌西湖区三口之家房价
太原移动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