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证券报风电定价机制酝酿变局中心

2019/07/09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中国证券报:风电定价机制酝酿变局_()中心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主管新能源的副局长吴贵辉昨日表示,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的不断扩大、技术不断进步、

中国证券报:风电定价机制酝酿变局_()中心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主管新能源的副局长吴贵辉昨日表示,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的不断扩大、技术不断进步、管理不断成熟,政策肯定会调整。

出台即遭质疑

“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抓紧制定合理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政策。”龙源电力集团副总经理张源委婉地表达了对现有定价机制的不满。截至2005年,龙源电力集团在我国风电市场占有份额。而作为这个行业的新进入者,首大能源集团执行总裁曾鸣则谨慎地表示,要“看看行情”。

焦点集中在风电项目的招投标电价确定机制上。

1月下旬,国家发改委下发《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和费用分摊管理试行办法》(下称“七号文”)。“七号文”明确了此前悬而未决却又至关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形成机制问题。对于各种可再生能源中产业化、商业化基础,未来发展前景为广阔的风力发电,“七号文”明确:风力发电项目的上电价实行政府指导价,电价标准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核准按照招标形成的价格确定。

“七号文”甫一出台,近两年涌向风电领域的资本热潮迅速降温,一些企业纷纷对行业前景表示出悲观情绪,认为招标机制会使相当一部分风电企业利润微薄甚至无利可图。

业内人士介绍说,之所以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是因为此前业界普遍预期政府指导电价会是“火电电价+0.25元/度”而形成的固定电价,因而各路资本大肆“跑马圈地”。

2005年11月8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印送的关于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风电的上电价将采取固定电价,电价由两部分构成,即以燃煤为参照的标杆电价加补贴每度电0.25元。“直到草案的一稿,仍是规定对风电实行补贴性电价”,中国风能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但终出台的“七号文”却是招标定价,业界出现失落情绪不难理解。

来自某清洁能源基金的一位人士表示了另一个担忧。他认为,一些大型国有电力企业集团为了先一步拿到风电资源,可以降低报价,中标后再通过调高上电价“找补回来”。这等于给不同企业设置了一个不平等的竞争条件。

吴贵辉细说原委

“应该说,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就是把电价的确定权交给投资者、交给市场。这是一种改革、一种开放,”吴贵辉副局长没有回避来自业界的质疑。

他介绍说,关于风电的电价问题,从2004年、2005年起国家发改委就组织有关方面进行研究。在去年年底,有关可再生能源发电方面的一些价格政策颁布实施。

“从现在各方面的反映来看,大家对通过特许权招投标办法确立风电电价这个问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我在这里做一个说明。”吴贵辉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存在着地区的不平衡,风力资源也存在着地区的不平衡,中国东部、中部、西部经济的承受能力也存在不平衡。“考虑到这三个不平衡,国家发改委在综合了各方面的意见后认为,如果风电也确定一个标杆电价,就会出现高的高、低的低这样一个矛盾。”

他举例说,沿海地区可能一度电达到0.80元-0.90元,西部则可能只有0.40元-0.50元。“这样从投资的角度,大家都愿意把钱投到电价高的地方,但是风力资源大部分在北方,很可能就没有人去投。”吴贵辉说,在权衡了这些条件之后,国家发改委决定,风电电价采取招投标定价的原则。“这样就把招投标定价的决定权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开发商,问题关键是投资商如何把握招投标,如何把握市场。”

吴贵辉认为,从近两年的一些招投标项目执行情况来看,风电电价招投标虽然一度出现了个别电厂报价偏低的状况,但还是逐渐在向更理性化、合理化的方向发展。“我相信,通过几轮招投标,不管是国内投资商,还是国外投资商,都会对风电招投标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对风电建设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对风资源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吴贵辉说,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一定会通过招投标方式,确定一个比较客观的、合理的风电价格。

“政策肯定会调整”

“这种担心或者说不放心,是一种认识问题,或者说是一种感觉问题。”吴贵辉副局长对上述清洁能源基金人士的担忧并不认可。他认为,再经过一段时间,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会走到一起。

他表示,与传统的大能源相比,政府在新能源发展上采取了更加市场化、更加公开、更加透明的机制。“我们希望国有、民营、内资、外资都来参与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建设和发展。在风电企业的组织形式上,也可以由国内企业和国外企业组成联合体参与建设,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开放的。”

吴贵辉认为,在招投标这个办法面前,不管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国外企业,都是平等的参与者、竞争者,也是合作伙伴。“在市场面前,应该是凭实力、凭技术、凭你的管理水平,来赢得市场、赢得项目。”

“至于说国有大型电力企业具有比较强的实力,这是一个事实。”吴贵辉表示,“但是我们认为,他们在运作的时候,应该也是按照成本的原则、经济的原则、合理回报的原则来组织参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我们不希望这些国有大型发电公司报出跳楼价,我们也相信他们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也是企业,也追求利润。”

吴贵辉表示,随着可再生能源规模的不断扩大、技术不断进步、管理不断成熟,政策肯定是会要调整的。“就拿电价来说,可能有的要调高,有的可能要调低。我相信会存在这种情况。”

滁州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公主岭有哪些二甲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平凉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