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聊斋烟云红桃Q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1】劫后艳遇    阿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四脚朝天地躺在柳絮纷飞的河边柳树下。首先映入阿宏眼帘的,是满天璀璨的星光,还有一轮高悬如镜

【1】劫后艳遇    阿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四脚朝天地躺在柳絮纷飞的河边柳树下。首先映入阿宏眼帘的,是满天璀璨的星光,还有一轮高悬如镜的明月。好不容易扶着柳树站了起来,阿宏只觉头痛欲裂,一时之间,居然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躺在这儿?”阿宏努力地整理着自己完全乱了套的思路,渐渐地,总算理出了一点头绪:“我不是呆在皇家赌场里狂赌吗?还赢了一大笔钱!怎么……怎么会躺在这个鬼地方?”一想到皇家赌场,阿宏急忙一摸自己的身上,这才骇然发现,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名牌手机,塞满现钞的公文包,甚至包括自己的所有证件,全都不见了!  “这群王八蛋,敢把老子劫了!”阿宏气极,顿时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踉踉跄跄地独自走了一段路,阿宏终于走到了公路上。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根本没办法打的,阿宏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慢慢走在月光照耀中的公路上。  忽然,阿宏的前面猛地射来了两道刺目的灯光。原来,是一辆粉色的豪华轿车,正朝着阿宏缓缓驶了过来。阿宏刚想让道,这辆粉色的豪华轿车却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  随着车门渐渐地打开,先是一双穿着粉色精致高跟鞋的美腿从车门里迈了出来。阿宏的目光,忍不住从这双美腿逐渐地往上移去。只见车中,一个穿着粉色吊带超短裙的美少妇终于迈出了车门,站在阿宏的面前。  美少妇望着颇为狼狈的阿宏道:“这位先生,是不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阿宏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皮道:“见笑了,见笑了!”  “请先生上车再说吧。”美少妇说罢,自己先上车了。  阿宏不禁有些受宠若惊,忙连连道谢,也钻进了这辆豪华的粉色轿车里。  “先生贵姓?”美少妇一边启动了车子,一边问道。  “免贵姓金,单名一个宏字。叫我阿宏好了。”阿宏小心翼翼地道。  “金宏?赌痴金宏?”美少妇喃喃道。  “不敢,不敢。请问小姐芳名怎样称呼?”阿宏问道。  “先生只要知道我叫红桃Q就可以了。”美少淡淡道。  阿宏闻言一惊,忙道:“难道,小姐就是皇家赌场的皇后?”  红桃Q依然淡淡道:“那,不过是赌场朋友的戏称而已,先生不必当真。”  “失敬,失敬了!”这回,阿宏真的是受宠若惊了。    【2】浴室门外    “既然是同道中人,请金先生不必客气。”红桃Q专注地开着车,也不回头地道,“金先生落得如此地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阿宏长叹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我,是遇到小人了。”遂将自己在赌场赢钱之后,又人被暗算,抛之柳岸边的事,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红桃Q。  红桃Q道:“金先生嗜赌如痴,故称赌痴。对于此事,金先生一定不肯就此罢休。那接下来,金先生准备如何打算?”  红桃Q一一声金先生,把阿宏叫得惬意之极,遂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有缘与Q皇后相遇……”  话犹未了,红桃Q马上接道:“那,就请金先生到我家一叙,如何?”  阿宏大喜,忙道:“能到Q皇后家一坐,实在是我今生的造化!”  红桃Q淡淡一笑道:“金先生客气了。”  车子开到一家豪华别墅前便停住了。  “这就是我的家。金先生请吧。”红桃Q先下了车,径自往别墅走去。  阿宏急忙也下了车,跟着红桃Q走进了这座豪华的别墅。  “厨房在那边,冰箱里有饮料,请金先生随意。我先去洗个澡,失陪一下。”红桃Q说罢,便走进了浴室里。  红桃Q虽然叫阿宏随意,可阿宏也不敢随便乱来,只在客厅里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地等着。  浴室就在客厅的隔壁,浴室里面,红桃Q冲澡时发出的哗哗水声,在客厅里清晰可闻。  阿宏听得心中一阵躁动,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客厅门口。  “金先生,帮我把挂在浴室门外的浴巾拿一下,我不方便出来。”这时,红桃Q正好在浴室里喊道。  阿宏求之不得,忙应了声是,便急忙走出了客厅,快步往浴室的门口走去。  果然,在浴室的门外边,挂着一条粉色的浴巾。  阿宏走了过去,拿起了浴巾道:“Q皇后,我现在就在浴室的门外,请稍微打开一丝门缝好吗?我好递浴巾给你。”  “嗯。”红桃Q在里面应了一声,浴室的门,随即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红桃Q的一只手,便从开着的门缝里伸了出来。  阿宏只觉心跳在加速,慢慢地将浴巾递到了红桃Q伸在门外的那只手。红桃Q接过了阿宏手里的粉色浴巾,便将伸出的手又缩了进去。眼看浴室的门又要被关,阿宏不禁有些失望。  “啊!……”这时侯,在浴室里面的红桃Q忽然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尖叫。  阿宏大吃一惊,不假思索地推开了浴室的门。    【3】极度诱惑    冲进浴室的阿宏,只觉眼前俱是弥漫的水雾,一时之间,竟然看不见红桃Q的身影。  “Q皇后,你在哪里呀?究竟出什么事了?”阿宏站在浴室的中央大声呼道。  “我在这儿呢。”红桃Q的声音来自阿宏的身后。  阿宏又是大吃了一惊,猛然转身,顿觉脑中“轰”地一声炸开了。  只见红桃Q身无寸缕地站在浴室的门背后,那一条阿宏递给她的粉红色浴巾,将红桃Q正在滴落着水珠的长发高高地包起……  “Q皇后,你……你这是……”阿宏颤声道。  “如果我不这样做,你敢进来吗?”红桃Q嫣然一笑,扭动着充满了诱惑的身子,一步一步地走近了不知所措的阿宏。  “Q皇后,我们……我们这样做,妥……妥当吗?”阿宏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只要你今夜占有了我,你便是皇家赌场的赌王了。而你被暗算的事,便也可以从此了却,难道,你不想吗?不想扬眉吐气吗?”红桃Q在说话的时候,一双充满着挑逗的媚眼,正斜斜地瞟着阿宏。  “可是,我……我觉得……”阿宏虽然有些忍不住,但是,怕自己显得太唐突,阿宏仍然装着犹犹豫豫的样子。  “你情我愿,男欢女爱,有何不妥?怎么,难道金先生不敢吗?还是……?”红桃Q微带揶揄的话,立刻给了阿宏一种“今夜之战,舍我其谁”的冲动。  “我有什么不敢!”按捺不住的阿宏,刚想扑上前去,红桃Q却出其不意地闪身避开,轻笑道:“你也好好洗一下身子,我在外面等你!”说罢,红桃Q便如一条活色生香的美人鱼,飞快的“游”出了浴室,将阿宏一个留在浴室里。  虽然不大情愿,阿宏还是不敢违背红桃Q的意思,硬着头皮洗起澡来。  泡在浮着桃花瓣的浴缸里,阿宏觉得舒服之极,便闭起了眼睛,悠哉地养起神来。不知不觉地,阿宏竟在浴缸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何时,阿宏忽然被一阵冰寒刺骨的冷意给冻醒了!阿宏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猛地睁开了双眼,只见四周竟是漆黑一片!“这……这是怎么回事?”阿宏转头四顾,却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丝极为微弱的光……    【4】活死人墓    阿宏用力地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却是贴在墙上的一根红蜡烛。借着微弱摇曳的烛光,阿宏骇然发现,自己原来竟躺在一张黑色的大棺材里面!而原来的浴室,则变了一个墓室,一个只有阿宏自己一个活人的墓室——活死人墓。  阿宏心惊胆战地爬出了棺材,却惊见旁边还放着一个没有盖的黑色大棺材。而在这一副黑色无盖的大棺材里面,并没有装尸体,而只放着一副扑克牌,一副普普通通的扑克牌。  “怪事!Q皇后把我关在这个鬼地方干什么?难道,她……她想在暗中向我指示什么不成?”阿宏的心中觉得十分地奇怪,便俯下身子,伸手拿起了这一幅放在棺材里的扑克牌。  阿宏小心翼翼地将扑克牌一张一张地抽出,摊开整理了起来。整理完之后,阿宏很快看出了在这幅扑克牌里的问题。原来,在这一副扑克牌里,居然少了一张红桃Q。  “难道,是我刚才理牌的时候弄丢了吗?”阿宏心中暗忖。于是,阿宏便接着红烛极其微弱的光亮,四下地仔细寻找着……可是,几乎找遍了墓室地的所有角落,阿宏依然什么也没有找到。  失望的阿宏,慢慢地抬起了头,却蓦地发现了贴在墙壁的那根红烛旁边,似有一泓闪亮的东西。阿宏急忙走近了红烛,原来,闪亮的东西,是一把插在墙壁上的弯刀。  刀下,竟然钉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  “老天!这……这不是我在皇家赌场里丢的那只公文包吗?”阿宏欣喜若狂,忙踮脚拔下了钉着公文包的弯刀,并将公文包抱在了怀里。  “多谢Q皇后暗中相助,让我丢的东西失而复得。”阿宏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公文包……  哗啦啦……  打开的公文包里,竟然像下雪一样,飞出了一张又一张的黄纸!  黄纸,便是活着的,在祭奠死者时,用来烧在坟前的那种黄纸,也称冥币。  阿宏怔住。  自己所有在皇家赌场里赢的那一大笔钱,竟然,全都变了冥币!  “难道,皇家赌场是鬼开的不成?那所有在赌场里赌钱的,岂非皆是名副其实的赌鬼?那……那个Q皇后,难道也是……”阿宏越想越心惊,手中的公文包,也不知不觉地脱手掉在自己的脚下。  “金先生,害怕了吗?哈哈……”忽然,红桃Q的声音,竟在这幽暗的墓室里响了起来,大笑的回声,在墓室的空间里回荡着……    【5】色字顶刀    阿宏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为何不现身?”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只是一张修炼成精的扑克牌——红桃Q!”红桃Q透着诡异的声音,依然飘忽不定地回荡在墓室里。  “什么?扑克牌还有修炼成精的?”阿宏听得目瞪口呆。  这时,一张不知从何而来的白纸,飘飘悠悠地出现在了阿宏的头顶上方。  阿宏急忙踮起脚,伸手将白纸捏住,一下拿了下来。阿宏借着墙上红烛微弱的光亮,只见白纸用毛笔写着一首诗:“贝者不是人,色字顶着刀。嗜贝者丟财,好色者丢命。”  “贝者?合起来不就是一个赌字吗?难道,是在暗指我?”阿宏颤声惊呼道:“Q皇后,你……你把我送进这墓室里,难道……难道是想要我的命吗?”  “不!送你进这墓室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如果不是你好色的话,你会冲进浴室?”此刻,红桃Q的声音,在冰冷之中,透着些阴森和诡异,让阿宏听得毛骨悚然。  “不!当时我冲进浴室,本意是想救你呀!”阿宏极力为自己辩解着。  “住口!我还要你救?当时,你看我的身子时,你那眼睛不是兽眼,还是什么?”红桃Q怒道。  “好,好,好!我知错了还不行吗?Q皇后,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家里还有老婆,还有孩子……”阿宏苦苦哀求道。  “瞧你那贱样,还想使苦肉计?得了吧!在你冲进浴室的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你还有老婆,还有孩子?”红桃Q飘忽的声音里,充满了揶揄的语气。  “……”阿宏顿时无言以对。  “实话告诉你,你接下来的寿命,就和墙上的这根红蜡烛一样,它什么时候燃尽,你也就什么时候完蛋!”红桃Q冷笑道。  “难道,就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了吗?”阿宏仍然不肯死心。  “这个墓室,也做恶坟,只收留恶人。你如果真的是痛改前非的话,贴在墙的这根红蜡烛,自然会带你出去!因为,此处不留善人。好了,我要走了,你就在这慢慢思过,悔悟吧……”红桃Q的声音,便越飘越远,直至听不见。  “不!Q皇后,Q皇后……”可惜,任凭阿宏怎么撕破了喉咙地呼喊,直至喊得嘶哑,红桃Q的声音,也不再响起来了。  阿宏懊丧地跌坐在地,喃喃道:“我此生嗜赌如痴,视赌如命,我怎么说戒掉,就能戒掉呢?当时,Q皇后以色相诱惑我,我……我怎么就不忍一忍呢?唉!……”    【6】脱胎换骨    坐在森森的墓室里,阿宏只觉万念俱灰。想着家中还在等着自己回家的妻儿,阿宏更是百感交集,竟然不知不觉地落下泪来。  “我为什么要去?赢了又怎样?如今人财两空,还不都是我的这双手惹的祸!”阿宏看着自己的手,越看越恨,只觉自己的这双手,沾满了让人掩鼻恶心的铜臭味。阿宏瞪着自己的这双手,恨声道:“都是你,你这个祸根,害得我嗜赌如痴,害得我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  “错了,可怜的金先生!让你染之恶习的,不是你的这一双手,而是你的心。五指连心,万恶皆由心生!记住这个道理!”蓦地,红桃Q的声音,又开始在墓室里回响起来。  阿宏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疯也似地喊道:“Q皇后,你没有走啊?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我保证弃恶戒赌,重新做人,放我出去吧!”  可是,墓室里除了阿宏自己“放我出去吧!”的阵阵回声,红桃Q的声音又消失了。  阿宏忽然觉得眼前的光线越来越弱,猛抬头,惊见墙上的红蜡烛竟然燃尽了!骇极的阿宏紧盯着犹在墙上燃烧的一缕火焰,忽然发现,这一缕跳动的火焰,竟酷似一只倒立的红桃Q!  阿宏顿时急惧攻心,一下子晕了过去……  阿宏醒来的时候,眼看到的,又是满天璀璨的星光!“难道,我还活着?”阿宏又惊又喜,猛地翻身跃起,只见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那柳岸边。而自己那只黑色的公文包,居然就放在自己的身边。  “难道,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吗?”阿宏急忙拉开公文包,只见里面所有的纸钞,真的全部变了冥币!  阿宏失望之余,又继续翻,却翻到了一个制作精致的灵牌,上面写着“赌痴金宏之位”的字样。  阿宏恍然顿悟:“是啊,那个赌痴金宏已经死了!而现在站在这里的我,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接着,阿宏又翻到了自己的所有证件,却惊见自己所有证件面所贴的照片,全都变了一只黑桃K!  “不!我不要再做赌王了!”大惊失色的阿宏,急忙掏出了打火机,将自己公文包里的所有东西,包括冥币,灵牌,证件,全都付之一炬。此刻,跳跃在阿宏眼中的一簇簇火焰,又全都变了一只只跳跃的红桃Q。  阿宏出神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只只跳跃着的红桃Q,只觉这些似有生命的一只只红桃Q,跳跃着聚在一起的红桃Q,仿佛又变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莲台,那一个一直留在佛祖身下的金莲台…… 共 540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