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算算北京出租车份钱这笔账

2019/07/13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算算北京出租车“份钱”这笔账出租车企业是否暴利谁说了算央视评论:针对出租车企业存在“暴利”的说法,在北京市出租车调价听证会上,首汽集

算算北京出租车“份钱”这笔账

出租车企业是否暴利谁说了算

央视评论:针对出租车企业存在“暴利”的说法,在北京市出租车调价听证会上,首汽集团副总经理梁海晨以出租企业代表的身份给出了一个数字,平均单车每月收入6172元,扣除各项成本,净利534元,净利率只有8.6%,仅比银行储蓄利率高一点,以此来证明出租企业不存在“暴利”,只有“薄利”。

很明显,这个说法与外界对出租车企业存在“暴利”的印象有很大的反差。那么究竟是不是有“暴利”,恐怕不掌握企业经营真实情况的人很难作出评判。

不过,梁先生在央视《面对面》节目中为了强调不存在“暴利”,举例说“如果说是暴利,那么去看别的行业吧,去看手表,去看包,去看女士的内衣,去看房地产,那是暴利”,这样的说法又有误导的嫌疑,因为这几个行业中,除了房地产存在土地资源的非市场化配置之外,其他无论是手表、包还是女士内衣,都是完全市场化竞争的行业,除非涉嫌欺诈,否则即使卖出天价,与“听证”也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当然了,在问到多少利润才合理时,梁先生说:“这个不是我们说了算的,这是由政府主管部门说了算的,就是北京的行业里边,企业的话语权并不是很大,政府说,价格是由政府定的,承包金也是由政府定的,利润也可以由他们来定。”

梁先生还有一个说法,我也不赞同。梁先生说,出租车调价应该越高越好,并且举出了“伦敦、纽约、巴黎、东京、香港、新加坡、悉尼”出租车价格比较高的例子,证明出租车就应该是个“小众化的市场”。但梁先生也没有忘记,这些城市出行的公交比例高达70%,而北京不到50%,原因是北京公交的“微循环”不好。

这时候梁先生的说法就出现矛盾了,在北京公交系统尚不完善,市民利用公交完成交通出行的比例不足50%的情况下,把作为北京市公共交通重要补充的出租车行业定位成“小众化的市场”,不知道这个“小众”有多小?

如果我们不能说清楚这个行业的性质的话,讨论出租车企业是否存在暴利是个伪问题。

如果承认它在目前承担了一部分公共服务的功能,那么政府可以管制,但是必须杜绝企业暴利、保证其经营透明且在服务上有优胜劣汰;如果认为这就是一个市场行为,那么就放开管制,让出租车司机有个体经营和自由联盟的机会,让市场配置资源。

不能忍受的是,你在说它暴利的时候,它跟你说公共服务;而你在说公共服务的时候,它跟你谈市场。(文/央视评论员徐慨责编/唐怡王元何应竹)

兴安盟有哪些医院
襄阳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佳木斯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治青少年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今生欲何往

下一页:盛装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