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刻骨铭心的友情a

2018-01-11 16:11:39

1989年,这年我中师毕业,毕业前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  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在学习上非常的刻苦。本来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是准备报考重点高中的,但那将意味着我在学校要多待三四年,也就是要多花很大的一笔钱。望着我家徒四壁的家和眼泪汪汪的父母,我只得把上大学的渴望打成包,并深深地压在心底。  在中师,我学习很认真,我学的是文斗,对写作尤其喜欢,经常在校刊发表散文和诗歌。我还是学校的活跃分子,一般的校目活动都有我的身影,加上又是校文学社的社长,因此,我在学校的“交际”还算广。正因为这样,我才有幸认识了我的两位兄弟同学。因为后来我们的关系已经超出了同学,所以我只能称他们“兄弟同学”。  他们和我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但是是同一届激着我一一一  入夜,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窗外蛙虫声此起彼伏,像是祝贺我,也像是可怜我,还像是在骂我。我在心里想,原来借的亲朋好友的钱,都还未还,现在怎还能借呢?我们还怎能说出口呢?想起隔壁可怜的父母,我怎么还忍心提钱呢?当晚我打定主意:这钱绝不向家里要,那怕不上大学。  第二天,告别父母,我返回到城里。行走在街上,看着川流不患的人流,车流,我茫然了,觉得老天太捉弄人了,既然给了我上大学的机会,为什么又给了我这道难坎呢?  两手空空回到学校,躺在宿舍正苦苦寻思这钱的来处,我的“兄弟同学”来了。他们是来向我祝贺的。他们两个似是看出我脸上忧伤,便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困难,说吧,我们一起想办法。”  我苦笑着摇头,“没有,谢谢你们。”  第二天中午,我在吃饭,他们又来了。他们说:“我们问了你的老师,知道要交700元钱。昨天看到你那样就知道还没凑齐。走吧,去一个地方,我们有办法可以解决。”他们的态度极其诚恳,眼里透着期盼的神情。  我犹犹豫豫,“有什么好办法?”  “别磨蹭了,去了就知道了。”他们拉起我就走。我想自己暂时确实还没办法,便抱着一丝希望跟他们去了。  我们一直走路来到中心血战。我一看那血红的四个大字,便知道了他们的办法是什么——卖血。  我一下子拦着他们:“不行,你们不能卖血,我再想其他办法。”  他们推开我,说了一句让我刻骨铭心的话:“你也知道,我们也是穷,没钱帮你,但我们有血。”  望着他们真诚的脸,我哽咽着:“不,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们卖血。”  他们拉着我的手说:“别再说了,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如果你拿我们当朋友,就别再说了。”说完这句话,他们就迈步向血站走去。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这是怎样的一种震撼啊,没有亲身经历过怎能体会到呢?他们和我非亲非故,却要卖血来凑我上大学的钱。  那次的血最终没有卖成,血站的人说,国家刚下发的文件开始实行义务献血制度,不能卖血了。  走出血站的大门。我反而有些庆幸,觉得心里好受些。而我的两位“兄弟同学”却哭了。其中一个哭着说:“兄弟呀,我们没能帮上你呀。”另一个擦擦泪说:“再想想办法吧,无论怎样也要凑够700块钱。”话说得铿锵有力。  最终是班主任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向学校说明情况,学校减免了我的700块钱。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三个兄弟抱头痛哭

刻骨铭心的友情a

。  虽然最终两位兄弟没有帮成我,但是他们所给予我的却让我终生难忘。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有人愿意为你去卖血,而且和你非亲非故,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啊。

九江癫痫病治疗哪家好
成都看癫痫病哪个医院最好
昆明癫痫病重点医院
北京癫疯病专科医院
雅安好的癫痫病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