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凌云志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一  春去秋来,眨眼就是六个年头。  在小木屋里昏睡的安格依旧是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不过,这么久也过去了,安落音和柳巫倒是一点儿也不急了。 

一  春去秋来,眨眼就是六个年头。  在小木屋里昏睡的安格依旧是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不过,这么久也过去了,安落音和柳巫倒是一点儿也不急了。  是日,翡翠的天空,虽然有个令人厌恶的大火炉,但总体,感觉很是不错。柳巫刚刚上完课,就准备去安格那儿看看安格。这几天,因为学业的事,她都没去看他了。  岂知没走几步,就被一个笑得很猥琐的青年拦住了。  这人当然就是龙二。  这六年来,龙二可没少骚扰她。不过,好在龙二虽然有色心,还没色胆,在她的声色俱厉地斥责下,还会乖乖地离去。所以,每次,柳巫都能安然脱身。  这一次,柳巫面对龙二的骚扰,用了老办法,一脸严肃地说:“你想干什么?”  “找你骂啊?”龙二淫秽地笑着,眼睛却往柳巫的胸脯瞄。  “无耻,下流。”柳巫大骂,声音都惊颤了。她只是一个大家闺秀,实在想不出什么恶毒的词儿。  “嗯哪,好温柔的声音啊。骂得好舒服,多骂几句。”龙二说着就想上前抱柳巫。  柳巫干脆没有再理,径直往前走,岂知龙二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柳巫,就要当众轻薄她。柳巫万万没有想到龙二这么大胆,一时间吓得花容失色,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厉喝传来:“畜生,你想干什么?”  来人,正是安落音。  听到老师的声音,龙二慌张地松开了手,就想逃跑。只见安落音倏地一闪,就到了龙二的身边,狠狠地扇了龙二几个巴掌。龙二突受袭击,反应不过来,应声倒地,嘴角流出了鲜血。但是安落音的气还没消,又想上前打龙二,却被柳巫拉住了。  “安落音大师,放了他吧。”柳巫说道。  龙二趁着这个间隙,匆匆地离开了现场。安落音望着龙二跑掉的方向,重重地“唉!”了一声。  “大师,别生气。以后我会照顾自己的。安格他怎么样了?”  “孩子,以后对待这种人,心肠不可太软,不然你会吃亏的。要不是我没有权利,我一定开除了他。”安落音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威海学院,这样的事情并不足以到开除的地步。  “安格啊,他,还是老样子。”安落音继续说道。说完,又是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引来了柳巫的共鸣。  “老师,我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了。那我去看看安格了,老师,你一起去吗?”柳巫说道。  “不了,我刚从那里出来。你去吧,记得喂他吃点东西。这家伙,近越吃越多了,真不知道是不是在装睡。”安落音半开玩笑地说道。  柳巫也笑了,特别的迷人。接着,她就和安落音分别,独自,到了安格的住处。  而在他笑着推开安格的屋子的时候,安格却不见了。  一时间,柳巫非常慌张。虽说房间里有安落音亲手布置的结界,不是高手根本不可能把安格掳走。可是此刻的安格确实不见了啊?莫非他醒了?但是这个想法柳巫只持续了一秒钟就否定了。刚刚安落音才出来,他都说没有醒,又怎么会那么快醒来呢?想来想去,都没有结果,柳巫的心更是紧张了。  柳巫在屋子的四周寻找着,越走越远,但始终没有看见安格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她就走到了一座林子里。她认识这个林子。在林子的尽头,有一个水潭,她曾和预言师分院的女生们一起洗过澡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魔力,柳巫就朝着水潭的方向走去了。一路上静悄悄的,偶尔传来的一声鸟鸣,让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有点害怕了。她想回去,脚步却是停不住地往前走。虽然说她现在也算是一个高手了,但从来没实战过的她其实对自己的实力一点信心都没有。带着这般忐忑的心灵一直往前走着,不多久,就到了那个水潭。  当他眼光看着水潭的时候,脸红至了脖子根,但心里非常非常的兴奋。  在水潭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昏睡了流年的安格,柳巫一直朝思暮想的人儿!  而同一时间,安格也察觉到了来人,当看到是一个美女盯着自己看时,也是十分的害羞。  两人这么尴尬地相持了一会儿,还是安格开了口:“你看我洗澡干什么?”许是长时间没说话了,他说起话来有些生涩。  这时,柳巫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地转过身去,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安格见美女转过了身,也是手脚麻利地穿好了衣服。然后,傻傻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柳巫很久没听到动静后,缓缓地转过了什么,松开了捂住眼睛的手,看到了安格。就在下一刹那,柳巫就激动地冲上前去抱住了安格。  这一刻,她等了六年。  这一刻,她终等到了。  这一刻,她幸福了。  由于安格昏迷的时候柳巫才是一个黄毛小丫头,故而,这会儿的柳巫他压根不认识,顶多是觉得眼熟,所以当柳巫抱着他的时候,他一脸迷惑。他就想一个木桩似的让柳巫抱着,手像僵尸的手一般伸直。直到后来柳巫哭得伤心时,他才弯下了手,摸着她的背。  柳巫哭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了安格,接着用哭得红肿的眼睛瞪着安格,嗔道:“都是你,让人家哭得这么伤心。”  安格更加迷惑了,这哪跟哪啊,于是他问了一个特别乏味的问题:“你是?”  柳巫一怔,接着就是一笑,然后说:“我一开心都给忘了!你肯定不记得我长啥样子了。我是柳巫啊。走,我带你回去,边走便给你说。”  话刚落地,安格就一把搂过了柳巫。原来,眼前的这人就是他一直思念着的,即是昏睡也没有忘记的内心深处的那个人——柳巫。这一刻,安格在没有了之前那种奇怪、迷惑,取而代之的是,汹涌澎湃的新潮。  就这样,两人在水潭边紧紧相拥。    二  回到小木屋后,柳巫就给安格讲起了这些年的事情。当讲到开心的时候,两人一起哈哈大笑,不开心的时候,一切郁闷。而讲到龙二一直骚扰柳巫时,安格握紧了拳头。  “安格,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啊,又怎么去那水潭了?”柳巫问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醒来后你们都不在,我又想出去呼吸下新鲜空气,就没打招呼,出去了。没想到竟然意外发现那个深潭,所以,就去洗澡了。对了,安落音大师近还好吧?”  这会儿,安落音刚好回来。当一看到醒着的安格时,也是惊讶得没有说出话来。  这一刻,他内心的希望又重新燃烧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加的旺盛。  安格也是激动的。虽然六年没见安落音,安落音除了老了些,并没有多少变化。当看着安落音愈加苍老的容颜,心下也是有些感慨。  见两人都是一脸激动而不是说话的样子,柳巫不禁扑哧一声笑道:“一老一小都是活宝。安落音大师,先坐下来再来大眼瞪小眼吧。我给你们做饭去。”  一言既出,安格和安落音都是尴尬。    约莫一个时辰,柳巫便做好了饭菜。还别说,柳巫不仅人漂亮,做出来的菜也非常的好看。不仅仅色泽亮丽,香味也是非常醇厚,看起来,闻起来,口水就哗啦啦地流下来。在柳巫将菜置放在桌子上后,安格和安落音很没出息地咽了几口水。柳巫嗔怪道:真是的,又不是乞丐!  许是许久没吃东西了,安格吃得特别的有味道,几乎就是狼吞虎咽,就差吐出了骨头来了。一旁的柳巫和安落音见此情景,却是很默契地停下了碗筷,看着安格吃饭。不过,一个是温情,一个是柔情。  这么看了一会儿,刚刚咬着一个鸡腿的安格停了下来,用一个很引人发笑的额表情疑惑地看着二人。接着嘟哝着问:“你们怎么了?都不吃吗?很好吃的?”这不问不要紧,一问,二人便扑哧地笑了。安格很疑惑,不明所以,在他眼中,这个时候不吃饭的都是笨蛋。所以,没理会二人,他便又继续地吃饭了。  虽然只是安格一个人在解决一桌饭菜,但不多久,也就被吃光了。可谓神速。这当然是因为他饿了太久了。一顿佳肴过后不久,柳巫便说自己需要回去了,因为学校是要锁门的。安落音点点头。安格虽然不舍得,还想有温存的机会,却也是没有办法,只得说:送你回去吧。    外面的天虽然黑了,这会儿也是十分的好看。漫天星光灿烂,一轮圆月悬挂在天空中央,就像一个公主,被许多人捧着。  这般的场景当然是浪漫的,尤其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走在一起,更添了一种心跳。起码,现在的柳巫和安格便是如此。  此刻的二人正走在回威海学院的路上。  安落音自知无趣,便没有和他们一起前行。两人难得的有独处的机会,便心照不宣地并排往学校走。  从小木屋到学校的距离其实很短,快一点,就是片刻的功夫。不过,有意思的是,两人故意放慢了脚步,就想这路长一点再长一点,这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一路上两人紧紧靠在一起,互诉情话;不过,大都都是柳巫在诉说想念,那片深情。相对的,安格就是一个闷骚的孩子。  终于,还是到了威海学院的大门。  到了这个时刻,一直闷骚的安格终于像是觉醒了似的,一把将柳巫抱在怀里。柳巫感受着安格心跳的温度,感觉特别的温暖和安全,并且,浑身就像是被电触过一样,酸酸麻麻的。而安格只觉得胸口砰砰乱跳,就像是要断了似的。两人这么抱一了会,便分开,接着深情对视了一会。看着柳巫红扑扑的脸蛋和妩媚之极的眼睛,安格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情愿,也不管这是公众场合就对着柳巫的樱唇亲了下去。柳巫的唇很柔软,是安格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而且柳巫嘴里的津液是那么的甘甜,直让安格迷恋。而安格的一吻,让柳巫全身酥麻,就要瘫倒在了安格怀里。一会儿后,柳巫经不住安格的进攻,香唇微启,被动地迎合着安格的舌头,进而交织在了一起,缠缠绵绵。  但是,突然一声巨响,将两人的缠绵打断。两人惊恐地分开,循着声音看去,却是威海学院里的传来的。此刻的威海学院上空,竟然悬挂着一个法杖的闪闪发光的额图形,甚是亮丽和夺人眼球。整个的感觉就像是放烟花一样的绚丽和灿烂。  一瞬间,两人心里的那情欲都被淡了去,也无意看着对方的窘迫模样,而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图片。  对于柳巫而言,她太熟悉那个东西的样子。此刻安格的额头,那个图标依旧十分显然。只是为何,学院的上方会出现这么个图案呢?她想不明白。  而对于安格,他在洗澡的时候,也是看见了自己往往额头上的这个印记,因而对于这里出现这个图案,也是惊骇万分,毕竟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额头上的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  此刻的学院也是被这个东西闹出的动静炸开了锅,闹哄哄的。虽然隔着一个大门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种画面还是可以想象出来的。  就在安格想要开口问柳巫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的,一个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拉着两人就往外走。  这个人,就是安落音。仅是片刻的功夫,三人就回到了他们的“基地”,也就是那幢小木屋。  “发生什么了?安落音,这么慌张。”安格问。他从没有见安落音这么紧张过。  安落音的面容此刻依旧是没有多少好看的成分,就像个僵尸一样,毫无血色。明眼人一看,他的心里就是有事儿。  “没事儿。”过了一会儿,安落音还是很愚蠢的撒了一个谎。而一旁的柳巫看着安落音的脸色,似乎明白了什么,便知趣地说先回去了。安格和安落音也没有挽留。终就是安落音送柳巫回去了。    这一次很快安落音就回来了。但是一进门,安落音就将门锁好,并且还夸张地加了一个隔音结界。这几番动作下来,安格直想笑。  “你笑什么?真是个小孩子,大难临头都不知道。”安落音责怪道。  安格见安落音这么严肃,也没好意思继续笑,倒是有点紧张了,就问:“发什么什么事了?莫非和学院那个标志有关?”  安落音点点头。脑海中闪过当初海雅对他的吩咐:不到他强大的时候,不可告诉他任何有关于术士的事情。可是,此刻,自己又该怎么做呢?一时间,安落音有点不知所措。  经过这几年的相处,安落音对安格已经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安格的父亲。不管安格怎么样,只要安格在,只要安格好,他就非常开心。很多时候,他都自私地想,要是安格不是这该死的术士,或许一切都会好一些。而至于安格的父母亲失踪的事,绝不仅仅只是米崴的侵夺财产这么简单了;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谁能保证,米崴就不是一颗棋子呢?  “唉!”安落音在内心叹了口气,却依旧没有决定是否和安格说这个问题。  安落音在思考问题,安格也没有开口。不过和安落音不一样的是,他知道的是,顾虑得少,心中的包袱相对来说轻松一下。不过,一想到父母生死未卜,他的眉角又是愁云隐现,而内心的血煞之气也是被引发了起来。  这个时候,安格才开始审视自己身上的变化。  在羽翼大陆,每个修炼的人都能够对自己身体内部的东西了若指掌;甚至于能在脑海中央成像,直观而具体的显现。安格也不例外。  这一刻,他发现之前在丹田处的那颗紫色水晶球被一根细小的法杖模样的晶块所替代。这一根“法杖”的样子正是之前他在学院看的图案。除此之外,他发现他能自由地控制这个法杖,让他散发气息贯通全身经脉。而这些气息在全身经脉游走一圈,他就感到特别的舒服。 共 26824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癫痫病重点医院的治疗措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