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放开我女儿033总有刁民想害朕上

2020/01/25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放开我女儿 033 总有刁民想害朕(上)张经理的到来,得到迎接男子的热烈欢迎。“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顾钒。顾钒,这是我的

放开我女儿 033 总有刁民想害朕(上)

张经理的到来,得到迎接男子的热烈欢迎。

“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顾钒。顾钒,这是我的好朋友,苏跃虎。”张经理被男子的大手拍得呲牙咧嘴,他极其热情的给两人做着介绍。

“我这次带着人不请自来,还请跃虎兄弟见谅,我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没说的,来者都是客。能让张老哥带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苏跃虎哈哈哈大笑,他一指来时的方向道:“这边请,我已经摆好了酒宴,咱们老哥俩不醉不休。”

顾钒一言不发的跟着苏跃虎一路前行。

直到走进盛世华堂的一楼大厅,他才有些疑惑的放慢脚步,并仔细观察起大厅内的摆设来。

盛世华堂的一楼大厅,立有十八根带着巴洛克艺术风格的立柱。

这些立柱越往上走,就越向外延伸,直至与其他立柱形成的外延相接,形成了高耸优雅的蛋形穹顶。

顾钒又低头看了看地面:地面是用大理石铺设而成。

在天然大理石的铺成的地板上,又铺了一卷绣着绚丽花纹的羊毛地毯。如此一来,便形成了纵横交错、往来无阻的人行通道。

好熟悉的感觉,我以前是不是来过同样的地方?

“快跟上,不要在这东张西望。”张经理发现了顾钒的心不在焉,他赶紧拉着顾钒,快步跟上了苏跃虎的脚步。

几人顺着宽阔的楼梯盘旋而上,不多时就进入了二楼的一个包厢。

---

顾家的房屋内,小丫头正坐在五十寸的电视机前。她熟练的操控着游戏人物,在屏幕上做出一个又一个惊险的闪避。

成功过关后,顾萌没有选择进入下一关。

她丢下手柄揉揉眼睛,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爸爸不在家,萌萌一个人玩游戏也没有意思。现在做点什么好呢?萌萌在家好无聊——”

突然她一骨碌的爬起来:“对了,不如看看爸爸在干嘛?红龙蓝蜂,你们能让萌萌看看爸爸在哪、正在做什么吗?”

“没有问题,皇女殿下。”蓝蜂满口答应到,它迅速变形成VR眼镜的模样:“属下一直跟女皇陛下保持着加密信息通迅渠道。只要殿下带上VR眼镜,属下能把女皇陛下的所见所闻全部再现。”

小丫头用胖乎乎的小手捂住嘴巴:“咦,居然还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应该早点告诉萌萌才对。”

顾萌关掉电视和游戏机,拿着VR眼镜兴冲冲跑回自己的屋子:“当萌萌不在爸爸身边的时候,他究竟会做些什么呢?答案马上揭晓。”

小家伙戴上VR眼镜,顿时听见耳机内传来一阵嘈杂的噪音。

七八秒之后,眼前的屏幕逐渐亮起来,顾萌如愿以偿的看见了父亲。

只见顾钒正站在一间装潢豪华的包厢内。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熟人和三个陌生人。那个唯一的熟人,正是早上才见过一面的张经理。

“奇怪,为什么萌萌用的不是爸爸视角?蓝蜂你不是在忽悠萌萌吧?”顾萌不满的大声叫道:“不要小看萌萌的逻辑推理能力,萌萌可是看了一千多集的名侦探。”

蓝蜂好像是受到了侮辱,它怒气冲冲道:“皇女殿下,请勿小看属下的能力。如果只是简单的信息回传,直接用电视机投影就好了。”

“属下能做到的远不止这些。属下能重新加工整合回传信息、进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实景再现。最大限度将真实画面展现给殿下欣赏。”

带着VR眼镜的顾萌点点头,她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丝奇怪的笑容:“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把爸爸的外型做了女性化的修改?看见爸爸长出长头发,胸口嗯——对了,是耸立。爸爸的胸口耸立的跟妈妈一样高。”

“看见伪娘版的爸爸,萌萌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蓝蜂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有些事情希望皇女殿下能理解。比方说属下的运算能力有限,关于女皇陛下的形象优化,只能因为属下的运算能力不足而终止。”

“嗯,娘化版的爸爸还蛮好看的,这个理由本宫接受了。你赶紧把声音打开,萌萌想听听他们说了什么。”

“哈哈哈哈,自从上次在魔都一别,我们已经有三年没见面了。张老哥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喝酒?”苏跃虎的声音在顾萌耳内响起。

张经理举着手里的啤酒浅饮一口:“实不相瞒,老哥我这才厚颜前来,确实是有要事相求。”

“说来听听”苏跃虎嘴角微微扬起,“老弟我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在鲸海市这一亩三分地上,没人敢不给我三分面子。”

见苏跃虎说得轻松,张经理的表情也不再紧绷:“那我就实话实话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同事顾钒不知道惹着道上哪位大佬不高兴,被人家挂出了五百万的顶花悬赏。”

“五百万顶花悬赏?”苏跃虎漫不经心的扫了顾钒一眼,他语带讥讽道:“看你一身的打扮,加起来也不过五百块。怎么会惹上五百万的顶花悬赏?”

顾钒淡淡一笑:“苏先生果然好眼力,说实话,我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得罪别人,毕竟我只是个平头百姓。”

大概是没有听到想象中的话语,苏跃虎的语气突然一寒:“如果你只是平头百姓,我建议你现在就回去买棺材。你大概没搞清楚形式,现在有人愿意出一千万买你的人头,这件事没有两千万根本解决不了。”

“一千万?”张经理愣愣道:“不是五百万吗?”

看在张经理的面子上,苏跃虎耐心解释道:“五百万是给动手的人,剩下五百万要分给顶罪的人。你想让道上放弃已经发布的悬赏令,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我是看在张老哥的面子上,才说了个最低价码。换做是连盛世华堂都进不了的人,没有五千万,别想撤销这个悬赏令。”

张经理面露为难的神色,但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两千万的事我做不了主。不过不要紧,我们顾总能做主。一会等她来了以后,我再跟她请示一下。”

听见苏跃虎的解释,顾钒的眉头紧皱起来: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很高级的仙人跳里面?

就在顾钒凝神思索的时候,他看见一条弹幕在眼前飘过:

“爸爸,爸爸,你被人勒索了吗?”

华池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市第八医院预约挂号
广东治疗阳痿医院
包头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扬州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