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鄂州抗日根據地經濟工作概述不可忘記的戰線

2019/05/03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鄂州抗日根據地經濟工作概述--不可忘記的戰線  抗日戰爭時期,我黨在建立和鞏固鄂南橋頭堡的斗爭中,依靠群眾進行了艱苦卓絕的經濟斗爭,有力地打

鄂州抗日根據地經濟工作概述--不可忘記的戰線  抗日戰爭時期,我黨在建立和鞏固鄂南橋頭堡的斗爭中,依靠群眾進行了艱苦卓絕的經濟斗爭,有力地打破了敵人經濟封鎖,保障當時我地方黨、政、軍的給養,在鄂州抗日斗爭史上,是一條不可忘記的陣線。

弄税收工作,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因此就尽量争取和吸收一些在伪顽军里搞过税收工作的人员参与我们的队伍。有些长途贩运的商人,要经过土匪常常出没的地方,我们就派税警队或便衣队护送,保障商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由于抗日气力的发展,在敌占区就连一些大的厂矿和日本洋行,也必须向我们交税。如鄂大程潮税所的主要税源就是大华、老成、利源三大煤矿公司, 按他们生产规模大小每月分别定额征税两千元、一千五百元(银元),每月二十号交款制票;设在华容的西川棉花公司,鄂城的大来公司等日本洋行,每个月 都向我们缴纳一笔可观的税款。

1942年后,鄂南根据地开始征收农业税。每一年夏、秋两次征收,称为上忙、下忙。遇春荒或我军急需粮食时,政府可以向大户人家借粮,征税时扣除。

在游击区,敌人在那里征税,群众负担过重,我们便不征税。借粮借款都写借据,有借有还,这样可以取信于民,有利于团结各阶层的人士共同抗日。

在敌后经济工作中,我党十分注意发挥统战工作的作用,动员一些开明绅士为我们做一些工作,广泛地听取他们的意见。

1944年1月,鄂大县政府在沙窝凤凰山龚家湾召开了有各界人士参加的共两百多人的代表大会,有代表建议我党实行税契制。根据这一建议,我抗日政府重 新清算、登记了田亩,并在地契上加盖抗日政府印章,附上税则税率,称为红契。红契是土地所有权的合法证明。持有红契者必须承担田赋。这1政策 实行的结果,不但减轻了农民的负担,而且还扩大了税源,增加了我财政收入。

为了减轻农民承受的剥削,充分调动大众抗日的积极性,鄂南中心县委还领导群众开展大张旗鼓的二5减租运动。

为了争夺鄂南桥头堡这块战略要地,我军与日、伪、顽进行了拉锯战,部队多是流动作战,军需供给很困难,我们解决的办法是:向敌人要!变敌有为我有。如 1943年8月,武鄂游击大队王真同志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在胡林马桥民兵的配合下,在德马乡伏击了日军一辆军需汽车,车上的红糖、盐、皮鞋、肥皂、香烟、 布、衣服、被子以及日币、银元全部被我缴获。

1943年后,武鄂、鄂大分别在胡林的下冯村和麻羊垴等地建立了被服厂。被服厂采取流动生产的办法,秋冬、春夏之交,发动群众,把布料、棉花分散到可靠群 众的家里缝制,并由群众代为保管,需要时再收取。有时大部队需要军装,被服厂就组织群众突击赶制。老百姓为被服厂缝制衣、被,都可得一定的报酬,所以更乐 意帮助我们。因此,在抗战的几年中,我地方党、政、军人员的被服问题基本上得到了妥善解决。

几年中,仅税收阵线就有数十名同志壮烈牺牲。如鄂大税务所长傅保诚,队员陈进山、徐老九、岳金生、阮青生、阮和生两兄弟;武鄂五合乡税务所长高竹青、夏细 水等,都在鄂南桥头堡这块土地上洒尽了一滴血。华容食盐主任姜金池、商会会长廖继成也因帮助我党收税筹饷而遭日寇杀害。武鄂税务局税契组主任刘锡山不 幸被捕,身受酷刑,拒不降敌,勇敢牺牲。

1945年9月,我主力部队撤到江北,李辉、柯逢年、吕守盛等六位同志留下来处理秋征粮、棉等遗留问题,不幸被捕,在鄂城城关附近凤凰台集体殉难。

惹火上身的4K游戏
1950年新疆平叛战斗中的老照片
Hao123之父是如何进化成土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