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帝国的萌宠

2019/06/25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科林斯的叛乱,是罗焕这一生中处理叛乱快的一次。爱玩爱看就来乐文小说网 www。lwxs520。com从他的大军登陆,到一切结束,不过三天时间。参与叛乱的人,他毫不留情的全部处死,这种事情他在征伐沙赫的时候,已经做过很多次,早已没有半点心理压力。他甚至能够一边签字,一边和身边的爱人接吻,心情愉快的时候,还会将那人压在办公桌上做。所有的过程中,有障碍的,就是他拒绝见佩里克的那两个私生子。大家不明白罗焕的想法,帝国的皇帝是打算杀死这两个弟弟,还是好好养着他们?只有毛小花知道罗焕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他亲自去看了一次这两个孩子,回来后告诉罗焕:“他们长得很像佩里克,看不出是谁的孩子。”罗焕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在科林斯呆了一个星期后,就带着自己的军队回到了阿兰卫。离开了六年的阿兰卫又有了很大的变化,那些艺术家在去过埃尔,见识过那里的不凡之后,就又开始重新修建这座城市,他们开采了东边的山脉,提炼出金矿,并且运用来自埃尔的宝石,重新设计了议事厅,阿兰卫学院,市场,以及阿兰卫山顶的神庙。以前那种光秃秃几乎毫无装饰的柱子,现在上面雕刻着美丽而大气的花纹,方形的神庙也有了更多的样式,他们还在山下建造了巨大的环形竞技场,用来举行四年一次的阿兰卫盛会。在罗焕回来后,阿兰卫的总督询问是否要重新修建皇宫的事情。毕竟现在罗焕早已不是那个联邦盟主,而是一个帝国的皇帝,他不论是办公,还是生活,都需要更大的地方。罗焕没有及时的恢复修建皇宫的事情,他给还在路上的将军们写信,并且通过驿站,用快的速度告诉众人,自己已经提前回到了鲁纳,并且打算前去罗伊斯等待着众人的归来。当罗焕闲下来的时候,他就会和毛小花一起去阿兰卫学院呆上一会儿,十年前的蠢豹子和他的主人的故事,依旧在阿兰卫学院流传。“咦,那个不是皇帝陛下么?”有学员会认出罗焕,并且为此激动一整天。但又有细心的学员感到一阵疑惑:“他的豹子呢?不是说,他的豹子一直都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么?”罗焕的眉头稍稍皱了皱,是啊,自己的蠢豹子呢!这该死的家伙,近对自己是越来越敷衍,甚至连吻,都是胡乱吻一下了事了。看来,是时候在今天晚上,好好的教训一下毛小花了!被主人怨念的蠢豹子完全不知道这一切,他近一下子闲了下来去阿兰卫的艺术殿堂逛了一圈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滚开!别以为你是罗焕的情人我就不敢揍你!”一个头发胡子都花白的老者,已经对罗焕这只豹子的忍耐达到了极限,“我在追求美的,你看看你自己,浑身上下,有一根毛是美的吗?!”豹子嗷唔了一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企图用卖萌杀手锏搞定这个老头。但老头根本不吃这一套,上前抓住豹子的尾巴就往后拖,务必要把这该死的豹子拖离国王陛下的新雕塑。毛小花四个爪子紧紧扒在罗焕的雕像上,用蔚蓝色的眼睛看着那颇具盛名的雕塑家,用力的眨着眼睛:“古斯托教授,您看看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还是很好看的……”古斯托,这个近年来声名鹊起,阿兰卫伟大的艺术家,正在创作皇帝陛下的雕塑小稿,为修建帝国神庙做准备。他今年已经五十岁,之前从未接触过绘画,一直研究的是机械和解剖,直到十年前,一次偶尔的经历,使得他对雕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日夜不停的创作各种雕像,甚至超越了那些从小就学习雕塑的人。在短短的十年间,他已经达到了前人从未有过的高度,在半年前他应亚斯多拉图的邀请,去了一趟埃尔,为建立在那里的亚历克安城,雕刻了这个世界上的战争女神的神像,这一次他返回阿兰卫,也是亚斯多拉图推荐给罗焕,专门帮其建造帝国神庙的。古斯托已经雕了四五个罗焕的小稿,有他在马背上的,有平静看书的,也有回头微笑的,但每一个,都并不能够让他满意。正在他绞尽脑汁的时候,这只蠢豹子跑进来,非要把自己也挤进国王的雕塑里去。一开始,来的是一个黑发碧眼的青年,古斯托只瞄了那青年一眼,就摇头:“不行!你和罗焕站在一起没有半点美感!”毛小花被这个世界上伟大的艺术家这样打击过后,也毫不气垒,再接再厉。盔甲造型,长袍造型,短裤造型,都试了个遍以后,干脆换上豹子造型。古斯托非常讨厌豹子,他在看到那只白色豹子的眼就崩溃了:“毛小花!我知道你是帝国仅次于皇帝陛下的第二号炙手可热的人物,但是如果你想用权力来迫使我创作,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白色豹子长大了嘴巴,呆愣了一会儿,在地上打了个滚:“用卖萌来迫使您老人家创作可以吗?我真的觉得这个造型和罗焕很配……”“滚!”古斯托一脚踢在豹子的屁股上,“我的雕塑是要放在帝国神庙的!是要留存千年甚至万年的,皇帝陛下旁边有一只蠢豹子是怎么回事?!”于是白色豹子滚走了,但是第二天,它又滚回来了。“真的,您看看我,我真的和罗焕挺配的。我们在战场上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站在他身边!”白色豹子像人一般站立起来,毛呼呼的爪子搭在罗焕的肩膀上,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条粘粘糊糊的毛毛虫。古斯托崩溃了,他顺手拿起手中的铅笔就扔到了豹子脑袋上:“你站在罗焕身边,简直就是对他的亵渎!滚开一点!”于是豹子只能够抱头鼠窜,夹着尾巴再一次滚了。在毛小花尝试了很多次以后,他终于无奈的认识到这个现实——自己在古斯托的眼中,就是一坨牛屎一般的存在,而罗焕当然就是那朵插在牛屎里的鲜花。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样子,毛小花再次去找古斯托的时候,发现这位艺术家的画室里,已经雕了大约三十多个不同姿势、不同装扮的罗焕的塑像了,而古斯托就坐在这些塑像堆里面,愁眉苦脸的揪着自己花白的头发。“还不满意吗?”毛小花不能够理解,这些雕塑都很不错啊,每一个都英俊又潇洒,罗焕就是怎么看都怎么帅!帅呆了!“我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垃圾,根本不能够拿出去!”古斯托都快把自己的头发揪光了,“没有一个能够真正表达出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毛小花把自己的脸送到了古斯托面前:“要不您看看我呢?”古斯托揪住豹子的胡子:“我想要的,是历史的奇迹,伟大的人物,不变的信仰,以及黄沙和时间都不能够淹没的神迹!那是要让人感动的东西,让人想要跪拜,并且为之流泪欢呼的东西!”豹子就知趣的蹲在角落里去了,很显然,古斯托说的那些东西,罗焕身上可能有,但自己这毛呼呼的家伙身上肯定没有!“古斯托教授,其实你不用这么痛苦啊!”蹲在角落里的豹子想了一会儿,开导这位又在揪自己头发的创作者,“罗焕的审美很烂啦,你看过他上学的时候画的画吗?用恶心形容都是在赞美了!你随便糊弄一下好了,反正他也根本看不出来。”古斯托叹了口气,就算是所有人都说自己的创作很好,但自己不觉得好,那就是不好!他绝不是个随便糊弄的人!“罗焕的审美的确有问题!”古斯托在这一点上终于和毛小花认知一致,“从他喜欢你这种造型,就能够看出来。”毛小花很沮丧:“我怎么了?为什么你老说我不好看?”古斯托朝着毛小花招手:“过来!你的毛毛这一部分太长了,和你身体的比例不太协调,我给你弄短一点。”“嗯,胡子也不够直,笔直的胡子才能够更配合你的形体。”“还有脖子这里的毛,天啊,这是谁给弄的?很明显这需要修剪,这里还差一点就到黄金比例了,我每次看到这里的时候,都觉得痛心疾首!”“知道猫科动物让人心动的地方在哪里吗?除了展示他们身体的柔韧和力量外,就是爪子和耳朵了!你的耳朵形状是个圆形,可毛却长成了尖形,爪子处的毛毛是修理一下,能够更配合你的脸型,达到趋近完美……”“好像是有很大的不一样啊!古斯托教授你能够帮我看看我的人形造型吗?你一开始就说我根本不配和罗焕站在一起……”“这没办法,你的腰部比例不是很好,髋部太窄了。”古斯托表示无能为力,“还有你的脚太大,而且脸不够圆,要饱满的形体,才会显得更有张力!罗焕的形体比你好太多,我建议你尽量不要和他站一起,特别是什么都不穿的时候。你就算是和罗焕做-爱的时候,也穿点什么。”毛小花默默的在心中画圈诅咒古斯托。古斯托拾起那只掉在地上的铅笔,随意在纸上勾画了一下:“除了穿衣服修饰一下外,我看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可以穿这样的衣服,嗯……褶皱需要处理一下……”“我已经被修剪过毛,也换了衣服,还是达不到您的要求吗?”毛小花其实挺想和罗焕来一张合影的,但无奈艺术家要求太高,而且绝不肯妥协。“不,你只是看起来顺眼了一点,但……和让我感动,离得太远!”古斯托将那些做出来的小样全部敲碎,“这些也一样,我需要……一个真正的让我感动的瞬间!”当天晚上当豹子出现在罗焕门口,只晃了一眼的时候,就被罗焕叫住。“你等等!”豹子伸出一半的爪子就停在半空中。罗焕今天本来是打算找毛小花兴师问罪的,但当他看见自己豹子的眼时,就愣住了。豹子有些不安,他转了转耳朵。可就是这个动作,让罗焕所有的不满全部烟消云散。今天的豹子看起来——很特别,很……好看,浑身上下每一根毛都得体到令人发指让人瘫软的地步。“你去修了毛?”罗焕很惊讶,也有点愤怒,“谁敢给我的豹子剪毛?!”“古斯托干的,他说实在无法容忍我的造型了,让他痛心疾首。”“没有啊,你一直都很好看!”罗焕肯定的说,“不过以前是好看,今天是完美!对了,都这么多天过去了,古斯托说要给新修建的帝国神庙做雕塑,他进展的怎么样了?”毛小花抬起自己的爪子,欣赏着被修剪后的毛毛,叹了口气:“完美如我这样的豹子,在他眼中也只不过是顺眼而已。而他要求感动……”罗焕拍了拍豹子的脑袋:“别管他了,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我们可能很快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毛小花不解,他凑过去看了看罗焕书桌上的文件。“是。传回来的消息,巴伦叛乱,我的大军走到一半,无法回来了。”罗焕的声音很平静。毛小花一愣,然后他就明白了。“那个人……罗焕你不要太难过了。”毛小花拿自己的下巴抵着罗焕的额头。“我没有难过,我在杀死佩里克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会有今天,我没想到这么快,而且也没想到他竟然敢假传我的死讯。”罗焕说,“那是我的亲人,我会宽恕他。我会把他的两个儿子还给他,然后送他去穆朗东边的密林。”罗焕这次离开,没有带太多的人,他在面对这次巴伦叛乱的时候,自信地让人觉得狂妄。他只身轻骑,只带了十五个人的骑兵队伍,一只豹子。这根本不像是平叛的意思,而像是前去巴伦游玩。古斯托在听说这件事情以后,不顾反对,也一定要跟着罗焕前行,他虽然年纪不小,但体力却非常好,跟在罗焕身后飞驰,顺便在纸上画下各种造型。当年罗焕从罗伊斯出征,抵达冰瞬足足用了半年,走到巴伦近乎用了两年。但这一次,十五个人的队伍跑得飞快,在十天,就赶到了冰瞬。冰瞬的守军已经听说了来自巴伦叛乱的消息,他们正在担心会受到叛军的攻击,但当看见罗焕的身影时,立刻高呼他的名字,并且将罗焕活的好好的消息再一次传送到四方。罗焕遇到支叛军的时候,是他出发了十五天的时候,那是一只约莫有上千人组成的步兵队伍,一开始那些士兵还想要围攻十五个骑兵,但是当他们看见罗焕的身影出现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放下武器,兴奋的高呼:“陛下!是陛下回来了,他没死,他还活着!”罗焕微微挑眉,他随意的就叫出了那些士兵的名字:“是谁封锁了我活着的消息?关于我的谣言,到底还有多少?”“是菲尔杰将军说的,他说您已经葬身穆朗东边的密林,鲁纳为了独立才假说您还活着。现在您已经遭遇不幸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整个巴伦地区。当然也有谣言说您已经返回科林斯,但却死在复仇女神的神庙里。甚至前些天我还听说驻守在穆朗的锡德将军,正在整顿军备,打算冲回阿兰卫抢走您的尸体……天啊,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罗焕的嘴角微微抿起,眼眸中却没有半分笑意。他不明白菲尔杰这样做的用意。自己没死,当自己从复仇女神的神庙中,活着走出来的件事情,就是给他写信,告诉自己还活着。但他却选择用这种方式,和自己决裂。罗焕策马:“我会重新拿下巴伦,想要跟我的人,站到我身后来,我将像往日一样庇护你们。想要返回巴伦,站在菲尔杰身边的人,也可以现在离去,我不会在这个时候追击你们。”罗焕向来说话算话,他说不会追击,就是真的不会追击。所有的士兵都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们没有半分犹豫,统统站到了罗焕的身后。古斯托飞快的把这一幕画了下来,夕阳下,一群士兵和他们的国王重逢。“这是让我感动的瞬间,这个时候的皇帝陛下,比在阿兰卫摆姿势的时候,更有魅力!”古斯托这样和毛小花解释,自从他亲自动手修了豹子的毛以后,就对豹子和善了很多。原因很简单——毛小花终于看起来顺眼了。第二天,这支一千步兵,十五个骑兵的队伍,就又遇到了另外一支上千骑兵的队伍。那支骑兵队伍看见了罗焕的头盔,但却并不相信那是罗焕,他们认为那是阿兰卫的叛军假借罗焕之名。直到他们冲到罗焕面前,举起手里的武器时,才看清罗焕的面容。“陛下!罗焕!罗焕还活着!”那些骑兵们大喊大叫,一下子就冲上来,把罗焕抓住抛向天空,兴奋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古斯托飞快的在自己的速写本上画下这一幕:朝霞中,罗焕被抛起,太阳在他身后射出耀眼的光芒。很快,罗焕的队伍就从几千人变成了几万人,他不需要做任何演说,也不需要发出任何攻击的命令,每到一座城,他只需要带着那只白色的豹子,穿上铠甲,轻轻的说上一句“我回来了”,那些已经宣布独立的城,就会立刻打开自己的大门,成群的士兵会从里面涌出,朝着罗焕跪拜,而那些将军们,则甘愿接受罗焕的任何惩罚。古斯托一边在自己的速写本上飞快的画着,一边喃喃:“天!天,我真该早些跟随这些远征军,这只豹子只有跟在罗焕的身边飞奔的时候,才真正地像一只豹子!”这是古斯托在自己的速写本上,次画下豹子的身影。但越往后走,这只豹子的身影,就越多的出现在速写本上。有各种各样的画面,有它站在城楼朝着太阳低吼;有他被众多的士兵环绕,努力保护自己的主人不被骚扰;有他跳上城楼,城中士兵就立刻归附;甚至还有他和另外一只叫做盖伦的豹子,一起跳舞的样子。三个月后,罗焕抵达巴伦地区。他并没有带上所有的士兵,事实上,他也根本不需要。他只是带上了自己当年的侍卫队,那五十多个出身贵族,后来被罗焕分封各地,听到罗焕死讯纷纷自立,而看到那白色豹子的时候,又重新追随在他身后的将军们。以及,纵横天下,闻名遐迩的由豹子和长qiang步兵组成的方阵。这是罗焕的利器。在这一年热的这天,罗焕站在了巴伦的城下。巴伦城和别的地方并不一样,它被菲尔杰信任的亲信控制着,并没有一见到罗焕的影子就马上出城迎接。罗焕不着急,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声令下,立刻就可以拿下巴伦城。巴伦城头上的那些人,虽然还在勉强和罗焕对立,但实际上一个个大腿都已经在发抖,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让菲尔杰出来见我,我……可以对你们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从轻发落。”整个战场上静悄悄的,罗焕的声音不大,但却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楚。而当他这句话话音落下的时候,巴伦城内突兀的出现了一股不可阻挡的骚动。城楼上本就不愿和罗焕对抗的普通士兵忙不迭的跑下城楼,争着给罗焕开门,他们甚至杀死了阻止罗焕进城的菲尔杰麾下的一名将军。巴伦皇宫中的动静更大,菲尔杰的侍卫队,在罗焕大军到来后,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他们尽管还在拼命保护自己的将军,但却已经无力回天。当罗焕和毛小花,以及锡德盖伦,兰拉达等人再次踏上巴伦皇宫的石阶时,那里的秩序好的令人发抖。菲尔杰束手,应该经过一场战斗,可皇宫中的柔弱的花木,都没有被破坏。所有人都很清楚罗焕的规矩,他们在失去罗焕后,成为流寇,但只要再次见到他,听到他还活着的消息,就会立刻成为有纪律的战士。罗焕原以为菲尔杰会住在自己曾经住过的宫殿中,但当他在卫兵的引领下,朝着菲尔杰所在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他才发现,尽管菲尔杰假传自己的死讯,尽管他宣布叛乱独立,尽管他住在皇宫里,但他始终,只是住在当初他曾经住过的侧殿中。在侧殿外,真正忠心菲尔杰的十多名勇士,还在负隅顽抗,但当他们见到罗焕的脚步后,也全部都失去了斗志。哗啦,菲尔杰所在的宫殿,大门被打开,那个皮肤惨白的男人,坐在阴影中,头发胡子似乎几个月都没有打理了。罗焕慢慢的走进去,他阻止了周围的人跟在他身旁,只有白色的豹子悄无声息的紧靠着主人的小腿。菲尔杰身边,也没有半个人,一只已经衰老的金色豹子,趴在他的脚边。那豹子依旧是冷冰冰的眼神,绿色的眸子,盯着毛小花,一如多年前它们次见面时一样。“弗法!”毛小花发出一声低吼,和菲尔杰的豹子打招呼。但弗法并没有回应这只豹子,他只是扭头,看着自己的主人。尽管他已经年迈,几乎走都走不动了,但只要主人需要,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去战斗。哪怕,对手是被豹子们视为神的乔恩。大殿的门缓缓关上,罗焕的身影亦被殿中的阴影所掩埋:“我没想到,我的哥哥,竟然是一个这样卑劣的人……卑劣到,我以你为耻!”菲尔杰发出一声哂笑,他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手边的那只金杯的杯沿滑动着。“你说佩里克么?”罗焕沉默不语,他不想谈论关于佩里克的话题,可……当面对菲尔杰的时候,他不得不谈论。因为——佩里克那两个私生子,是菲尔杰的。尽管他们长得和菲尔杰半点都不像,尽管罗焕在叛乱之前,都没有去看过那两个孩子,但他就是知道。当巴伦叛乱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就前所未有的确定了。“我等着你,已经很长时间了。”菲尔杰缓缓抬头,看着罗焕的眼睛,他往常,总是缺乏勇气注视他的眼睛。但现在,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菲尔杰却感到平静无比。“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也知道,如果一旦你回到科林斯,必然会明白一切。”菲尔杰缓缓的站起身,他低头,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我有时候甚至想,你离开家这么远,一直往东走,是不是就是害怕见到她?你了解过你的母亲吗?”罗焕平静的看着菲尔杰:“你没有资格提她的名字!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过,你就用这种方式回报我?”“但我无法忘记腓力曾经做过的事情!”菲尔杰忽然打断罗焕的话,“一开始,只是想要报复,我知道你的母亲需要什么,知道如何跟她相处。而且,我也成功的报复了腓力!他杀了菲索,我也杀了他;他强-暴了菲索的妻子,我也强-暴了他的妻子!”“甚至还让她有了孩子?”罗焕缓缓的拔出腰间的长剑,这是他从腓力那里继承来的罗伊斯国王的剑。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柄剑,因为它并不适用。但这一次前来巴伦,他一直带着它,就是为了今天。“呵!我没想到一向精明的佩里克,竟然会生下孩子。”菲尔杰无视罗焕手中的铁剑,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弟弟的对手,多年前在阿兰卫的神庙中,他们就已经决斗过。菲尔杰很难忘记那个冬天,罗焕远在阿兰卫,自己奉罗焕的命令,在远征完埃尔之后,返回罗伊斯去探望佩里克。但他看见佩里克怀里抱着的那个婴儿时,他被震住了。往常在床上的时候,他从来没觉得佩里克有多么的美丽,或者诱人,甚至是好。不过是那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而腓力的阴影又折磨着他,醉酒之下的肆意报复的快感罢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次,发自内心的上前,吻了吻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的头发。这段关系足足维持了七年,他不知道佩里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但他只知道,这一生庆幸的,就是远征军离开巴伦时,罗焕没有带上自己,使得自己有机会,千里迢迢返回罗伊斯,可以赶上第二个儿子的出生。佩里克那个时候撕心裂肺的叫喊,踏入地狱门槛的痛苦,在用尽所有力气后诞下的生命,都让菲尔杰感到极大的震撼,他从未有过的体贴和温柔,都尽数用在这个女人身上。从那以后,他越来越害怕见到罗焕,更加不敢看他的双眼。佩里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复仇,自己孩子的妈妈,罗焕的母亲,抑或是一段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关系?菲尔杰不知道,他只知道,当那个时候,众人在穆朗分手,罗焕执意不肯回家,宁愿用生命和帝国分裂的代价,也要踏上未知的危险时,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菲尔杰刚出生不久,母亲就死了,父亲菲索也死于腓力之手。现在,佩里克也死了,弗法年迈。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开自己,活着的生命,究竟还有什么意义?作为跟随罗焕多年的将军,菲尔杰当然知道,自己的叛乱不会成功,只要罗焕还活着,他就一定会回来。他从未后悔过杀死腓力,或许后悔过和佩里克的关系,但却并不视如蛇蝎。他只是,后悔对不起这个弟弟。你必须活着,当你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心中找不到家的时候,也必须活着。如果你还看不清这一切,那么我就让你看清。让你在活着的时候,看清你死后的帝国。菲尔杰平静地看着罗焕,有些话藏在心里没有说。也没什么说的必要了。“罗焕,你当初,不应该选择宽恕。你应该在阿兰卫的神庙中,杀死我。”菲尔杰举起唇边的酒杯,一饮而尽。“你是永远的胜者,哪怕孤独地撑不下去了,只要想一想这些天你所见到的一切,就一定要撑下去。”菲尔杰慢慢地倒在地上,嘴角流出暗黑色的血。盛满了毒酒的酒杯跌落在他的手边。“杀掉我的那两个儿子……”菲尔杰的一句话,“他们,和我一样,不过是背德的产物,活着不过是仇恨……”罗焕静静的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菲尔杰,这个结果,在他踏进大殿的时候,已经料到了。他站在原地没用动,一瞬间,一股巨大的空虚袭击了他。哥哥,一个亲人,也背离了他。罗焕的眼眸微闭,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而在同一时刻,一直蹲在菲尔杰身边,已经老得无力的豹子弗法,忽然发出一声怒吼,朝着罗焕扑来。同一时刻,也一直没有任何动静,静静伏在大殿角落的白色豹子,如同一道闪电般跃起。当两只豹子的嘶吼声同时响起的时候,罗焕猛然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并不孤独,也没有撑不下去。因为不论如何,哪怕所有的亲人都已经失去,但亲的人,始终在自己身边。这一切,就足够!毛小花跃起的同时,死死的盯着弗法。十年前,他们在阿兰卫的神殿中交手,毛小花要耍赖无耻才能够在偶然的机会下,战胜比自己强大的多的弗法。而十年后,白色的豹子,几乎没有费任何力气,就咬住了企图扑向罗焕的弗法的脖子。豹子……即使曾经强壮如弗法,也正在老去。没有什么人,会永远的存在。毛小花缓缓的松开口,他没有用力,但弗法这为主人报仇的一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他已经衰老的,根本承受不了任何搏斗。在菲尔杰身边,弗法不停的喘着气,刚刚那一跳,已经超出了他心脏的承受度,此刻,它正感觉生命从自己身上流逝。,当弗法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死在了菲尔杰的身侧,而这个时候,菲尔杰的尸体,还没有变冷。大殿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侍卫们鱼贯而入,迅速的将菲尔杰和弗法的尸体抬走,而罗焕始终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豹子就蹲在他身边,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焕才摸了摸豹子的脑袋,声音一贯的温柔:“走吧!”豹子站起身,前爪踩在地上,屁股撅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跟着罗焕走出这间大殿。菲尔杰的两个私生子毫无悬念的被处死,罗焕终于将帝国的首都定在巴伦。他在每个城都修建了图书馆,将自己走过的道路上建出驿站,将荒芜开垦成农田,在世界尽头的峭壁上,凿开港口,无人跨越的大海从此帆船来往,而密林之中建立的城市,更是在阿兰卫学者的指导下,修出四通发达的道路。他所建立的帝国,前所未有的辽阔,强盛。但在这个早晨,菲尔杰死后的这个早晨,失去了所有亲人的皇帝,带着他的豹子,站在巴伦的城楼上,吹着清晨清爽的风发呆。罗焕低头,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豹子,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他却并不觉得孤单难熬。他眼神中除了宠溺,还有信任和依赖,以及无法化去的浓浓爱意。他的背影孤独的令人心碎,但神情却温柔的让人沉溺。而他的豹子,这个时候正如往常一样,蹲在他的脚边,又长又粗的尾巴,悄悄的绕过他的小腿,将这个拥有天下的男人,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尾巴稍还带着点得意的甩动。“豹子,和我一起,站在这片土地上,直到永远。好么?”而豹子只是抖了抖耳朵,发出一声低吼:“好。”旭日在东方升起,照耀这片土地,所有的黑暗已经过去,万物沐浴在朝霞之下。在他们背后,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古斯托。他的画笔已经忘记了在纸上滑动,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迷离。“这就是……让我感动的瞬间。不论他身处黑暗还是光明,不论是孤独还是繁华,他始终站在处,而他的豹子,永远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拥有天下的,站在孤寂的,却因为爱,而变得温馨,充满希望。”数千年后,曾经的故事早已被黄沙淹没,就连罗伊斯帝国的名字,也不再有人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昌盛,繁华,悲伤,欢愉,重都会化为一剖黄土,犹如星河中流逝的沙砾一般,和那些渺小,平凡,冷漠,并无二至。但只有一样东西,即便是时空转换,也无法淹没。那就是在传说中的城市,传中的神庙中,那具已经被风沙侵蚀了的雕塑。巨大的雕塑足足有三十米高,是数千年后,罗伊斯帝国留在这片土地上的的东西。俊美高大的男人低头,温柔的微笑。他的豹子在这一刻仰头,大猫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稍稍扬起的尾巴少,显示出了它心中的愉快。只要看着你的眼眸,生命就是永恒。哪怕星辰变化,哪怕时间流转。我将与你一同站在这片土地上,直到永远。(全文完)</p>

桂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大帅哥驾到

下一页:修美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