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野风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一  天阴沉沉的,仿佛快要下雨了。刚才沉闷的燥热不知什么时候退去了,清凉中隐隐透着一股雨味,雨真的快来了!  “真他娘的,这雨咋说来就来了呢

一  天阴沉沉的,仿佛快要下雨了。刚才沉闷的燥热不知什么时候退去了,清凉中隐隐透着一股雨味,雨真的快来了!  “真他娘的,这雨咋说来就来了呢?”  程大福咕叨了一声,手里却一丝一毫都不敢放松。他心里清楚,脚下这两亩烤烟,可不容他发劳骚,这雨真要下下来,那可非要六七天方能停止,地里的烟苗就无法锄草施肥了。错过了施肥期,就别指望烤烟会有什么收成。  所以,他得赶在大雨来临之前,把剩下的活干好。  正忙碌着,却听有人叫他。  “大福,就你一个人干活。”  “阿秀嫂,不就我一人嘛!这大热的天,总不能让阿爹阿妈来干这活吧!”程大福听出了阿秀嫂的声音,所以他头都没抬一下。不是他傲,而是他没有时间。  阿秀嫂轻轻的叹了声气,然后道:“看你,良心真好。”  她没等程大福答话,又接着道:“我的烟地持弄好了,要不,我帮你一会。”  “这怎么行,你也够辛苦的了。怎么能麻烦你呢?”  “呸,你这是说哪门子的话?都是邻居,怎么说出麻烦两个字来呢?”  “行,就帮一下忙吧。”说着程大福抬起了头,可才看了阿秀嫂一眼,人就不觉傻了一会儿。在他眼里,此时的阿秀嫂就象一个天仙一样好看。他抬起头那一瞬间,恰好碰上了阿秀嫂饱满的胸脯,目光就被这饱满的胸脯给粘住了。  可是,这种情况只保留了几秒钟的时间。他没敢多看,他觉得这种举动很不道德。  他的心跳得非快,快得就要蹦出心腔。刚才还劲头实足的手,此时却软得没有一丝力气,一下子仿佛锄头有千斤般重。  他轻轻闭上眼睛,迫使自己静下心来。  好久好久,他认为时间过去了很长时间,觉得心静了下来。  可睁开眼睛的他,却发现阿秀嫂撅得很高的屁股,正肉嘟嘟的晃动着。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变直了,气变得粗重起来,整个人燥热得烦燥不安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有这种不道德的行为。”他一边自责着,一边狠狠的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迫使自己清醒过来。  这不能怪他,他现今快三十的人了,却是程家村四十多个光棍中的一员。女人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梦,一种奢望。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有这种想法可算正常不过了。  但程大福却不这样认为,他的良心根本不原谅自己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因为他是一个农民,一个善良而本份的农民。他和所有的农民一样,有着中国式的淳朴本份。  所以他才动了一点点邪念,他就觉得犯了天大的错,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他低着头,就象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他不停的自责着,不停的挥动着锄头。他要把所有的愧疚都发泄到劳动中去,说真的,他的内心此刻受到了极大的煎熬,他是一个本份的中国式农民,这种本份根本不容他有半分的违背。刚才的思想变化,很大程度伤害了他自己。  现在,他只能用劳动来掩饰内心的不安,以及越来越强的愧疚。  “兄弟,你该找个女人成家了吧!”  阿秀嫂的话把程大福吓了一跳,他惊慌失措的望着阿秀嫂。心又跳了起来,脸红红的就象喝了二两老烧般通红。  “可是上哪找去,现在说个媳妇太难了。你看现在的女孩子,大部份都是外出打工去了。没过多久回来,却都嫁到外地去了。现如今啊!找个媳妇真比登天还难。”  “这倒是,你看真没有几个姑娘在家了。不过,你是个好小伙,嫂帮你留意着,有合适的就给你说亲去。”  “那真谢谢你了。”说着,程大福望了望阿秀嫂。  此时他惊讶的发现,他此刻的心异常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杂质。  阿秀嫂望了望满天的乌云,笑道:“还是赶紧劳动吧!要不下起雨来,这活就干不完了。媳妇的事,嫂会为你留意着。要真成了,你到时在谢吧!”  程大福没再说话,埋头干着活。一种浓浓的伤感涌了上来,他心里暗自想到:讨个媳妇回家,这辈子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当整个天全被乌云遮满的时候,终于干完活了。两人抹了一下头上的汗,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  “走吧,要不就要淋雨了。”阿秀嫂说。  “行,回家。”程大福朗声回应。  一声雷炸响,雨真快来了。  二  阿秀嫂的年纪其实还小程大福好几岁,她实际年龄只有二十六岁。她嫁到程家村快有七年了,老公程大煌是省城某行政单位的一个领导。结婚这么多年,程大煌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她到现在仍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来。  所以,阿秀嫂的心是苦苦的,她知道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也知道丈夫为什么会回家越来越少。很多时候,当面对着丈夫佰生的眼神,感受着丈夫的冷落,她的心就会很痛很痛。  她是个女人啊!一个正值青春的年纪,她也有生理的需要,也有对爱的渴求。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漫无边际的孤独。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清冷的夜晚和火灼火燎的煎灼。命运让她选择了一个好的家庭,却让她失去了一个女人正常的生活。  但她没有任何的怨言,她已经认命了。所以,当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在省城有了女人的时候,她强迫泪水咽回了肚里。她对自己说:算了吧!闹一场会有什么结果,象丈夫这样地位的人,自己根本阻止不了他花心。他定了的事,有谁能够改变呢?闹的下场只会有一种结果,就是他再也不回这个家,也不会定期寄钱回来了。  每月寄钱回来,这对她而言才是重要的一件事。在这个屁股大的村子里,很多人都会在邮递员来村里时,看他把一叠红色的票子递给阿秀嫂,然后,不约而同的露出羡慕的眼神来。而这时,是她满足的时候。  以前,她是为了虚荣,可如今她却是真的需要这些钱了。去年公公患了类风湿,这些日子四处寻医问药,完全靠药养着。所以她真的需要丈夫寄回家的钱,没有丈夫寄回的钱帮衬着,靠她土里刨的收入,她那能够维持下来。  当然,要是换做别人完全可以不去管别人的死活,她完完全全可以轻松自如的活着。  可她不会这样做,这片土地给予她的是淳朴善良,是贤惠的思想教育。在她的心里,公公婆婆就如亲爹亲娘,所以,不管丈夫怎样对自己,她都会好好的孝敬他们。  善良,这两个字眼很深的镌刻在她的心里。  但生活,回报她的又是什么呢?  她刚回到家,雨真的就来了。婆婆冷着脸站在门口,那眼神就象一把冰刀一样的冰凉。  “怎么现在才回来?屁股大的一点地,会用得了你这么长的时间。”  阿秀嫂没理会婆婆的责骂,她心里明白,婆婆早就因为自己没能为家里继承下一丝香火,对她有了成见。管他的,婆婆爱咋骂就由她骂去吧!自己不去答理她就是了,在她的内心里,她是不允许自己和公婆吵架的事情发生。  这些年来,她就是这样忍让着过来的。她已经习惯了婆婆的冷眼,习惯了婆婆的嘲讽。不管这个家给予她的是什么?她都不会去计较,她仍然尽心尽责的去呵护着,维护着这个家。  可以说,她的心早就麻木了,这种麻木让她不知道生气会是什么样子。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赶紧跑到厨房里去剁猪草。这些活只能她来干,婆婆们年纪大了,干不了这些活,她也不想让她们干。在她的心里,只要公公婆婆吃得好,睡得香,不生啥子病,这些,就让她满足了。  喂完那三头将近百斤的猪,天就快黑了。阿秀嫂抹了一下头上的汗,脸上却是笑容满面,她就想,到了十冬腊月,这几头猪也就快两百多斤了。到那时卖掉一头猪,家里的经济也就会改变一些了。剩下的那两头,就杀了吃。唉!日子不就是这样过来了吗?  她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又忙着做饭去了。  饭桌上,婆婆还是冷着她的脸。公公则不同,他病歪歪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可怜,他吃一口饭,就唉呀哼一声。看他那样子,根本没有心思再管儿媳妇的事了。  阿秀嫂看公公的样子,不免觉得心疼他,于是说道:“要不,给大煌打个电话。让他把爹接去省城看看病?看爹这个样子,也真够受罪的。”  “呸,去啥去。那要多少钱?家里有吗?大煌有吗?你就别瞎操那份心了。就他那把身子骨,暂时死不了。”婆婆说着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阿秀嫂没再说话,扒了一口饭在嘴里,使劲的嚼着……  三  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些,雨声没有起初大了。  可程大福的心却很沉重,今天他幼时的伙伴宝贵回家来了,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一个姑娘。宝贵对大家说这是他外面找的媳妇,这次他回家来,就是回家商量办喜酒的事。  宝贵和大福的关系很好,所以吃罢饭就领着那姑娘来看大福了。  “大福,你看,我找的这婆娘如何?好看不?”宝贵大大咧咧的问大福,然后向那姑娘努了努嘴。  “好看,好看。宝贵你这小子找了这样一个婆娘,真算你有福气了。”说完,大福看了那姑娘一眼,见那姑娘脸红红的,满脸害羞的神色。  “是有福气,我们这些农村伙子,真能找到这样一个婆娘,真算得上是积福了。”宝贵这话可真说到了实处,如今农村的男青年,找个媳妇可真是困难,他能从外面领了一个回来,对他而言可真是福气了。  “所以,你以后可要好好待人家,可不许欺负她。”  宝贵掏出一包紫云,递给大福一支说:“看你说的,我欺负谁都不会欺负她。她能嫁给我,可算得是我的恩人了。对恩人,我会欺负吗?”  大福这次没有答话,他点燃纸烟,美美的抽了一口。真香啊!这可是大福长这么大抽过的,一支的烟了。宝贵的话真是一针见血,这是农村男人的一种实情,要真有个女人愿意嫁给自己,那可真是天大的恩赐,是自己的恩人了。对这点大福也清楚,而且有深刻体会。  一时间,大家的心顿时显得沉重起来。  几个人沉默起来,整个房间里,只有烟雾轻轻的飘舞着。  好久,宝贵才打破了这种沉静:“大福,我这次回家只呆两天,要不,跟我出去打几年工,不说找多少钱回来,主要是去碰碰缘份。要是象我一样碰上了,也成个家。人啊!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  宝贵的话就象一把刀子,一下子割得大福心怪难受。  他狠狠的抽了几口烟,这才对宝贵说:“我也想啊!可是我总不能丢下爹妈不管啊!”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可你的爹妈总不能和你过一辈子。你总是这样瞻前顾后的下去,害的只会是你。”  “这我清楚,可我有我的苦衷。宝贵,我真的好羡慕你,你的条件比我要好得多,你走了,家里还有你哥嫂照管着。可我没有,这个家只有我一人,爹妈又上了年纪,他们少不得我的照顾,所以我没法走。”  “大福。”  “你别说了,我宁愿一辈子当光棍,我都不会丢下爹妈不管。我真心的祝福你们,希望你们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宝贵觉得,不论他说什么都难改变大福的想法。他只觉得为大福难过,这种痛堵得他怪难受。于是他叹了声气,站起来说:“那好,等我结婚时,再请你喝我的喜酒。现在我该走了,还有很多事要和家里商量。”  大福道:“我送送你。”  “不用。熟门熟路的,我总不会找不着回家的路吧!”  然后,牵着那位姑娘的手,撑开伞,走了。  宝贵走后,大福的心一下子乱了。  其实,在他的心里有着一个永难愈合的伤口。他读中学时,他曾和一个叫兰子的姑娘好过。那时,他们的感情很好,从初一到初三,他和她好得没吵过一次架,没红过一次脸。  有些时候,在月光如水的夜晚,他和兰子还偷偷溜出学校,到田野里赏月,听一声声蛙鸣。那时,他牵着她柔软的手,感受着彼此青春的心跳。那是多么美妙,多么值得回味的岁月啊!他很深的记得,在临毕业的一个夜晚,他怀着胆怯不安的心,紧紧抱着兰子,次也是一次吻了兰子。  那一刻,他感觉心跳得很厉害,感觉就快蹦出了胸腔。  但初吻是甜蜜的,这甜蜜也是永恒的甜蜜。  可他和兰子的结果却不是好的结果,毕业后,兰子就去南方打工去了。这一走,就音讯全无。后来,听兰子的家人说:兰子结婚了,她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板。  大福一点都不怪兰子,她有她的选择。谁愿意在这穷乡僻壤中过一辈子?  于是,他把兰子永远装进了心里,成了他一辈子的回忆。  刚才宝贵提起打工,不由自己的,他就想起了兰子。  然后,他的心就痛了起来。痛过之后,他的心却乱了,他不由自主的想女人。他这个年纪,正是渴望女人的时候啊!  想着想着,眼前猛然浮现出阿秀嫂饱满的胸部,以及肉嘟嘟的屁股……  这夜,程大福次失眠了。  四  雨一下就下了六天,一下子,曾经干透了的土地一下子就吸够了水份。风一吹来,隐隐透着一股泥土的清香。  程大福很幸运那天将烤烟施完了肥,这一场雨一下,烤烟长势就更好了。想到这他真要感谢阿秀嫂那天的帮忙,要不,烤烟可真施不好肥呢!  可他没法子谢阿秀嫂一下,哪怕是一点点表示都没法。农村人的嘴比刀子还要可怕还要锋厉,有些时候,流言蜚语可以杀死人。象他一个光棍,阿秀嫂的身份又和单身差不了多少。他要是多和她接触,那么,村里人的嘴,非把他俩给杀了。所以,他不得不小心。哪怕他和她没什么问题,他也要注意后果。   共 1335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