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这款VR头显的视场角达到了惊人的210度“毕业”

2020/04/02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上帝说少了天,就造了天;上帝说少了海,就造了海;我说少了你,上帝就造就了你。——题记踏进新校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东西如期的改变,刚刚开

上帝说少了天,就造了天;上帝说少了海,就造了海;我说少了你,上帝就造就了你。——题记

踏进新校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东西如期的改变,刚刚开始的时候,新学校,新班级。是有点枯燥,一个人也不认识,白茫茫的的一片雾霭。看着别人和老友聊得起劲,怎么也会泛起嫉妒。有点踌躇,太阳毒辣辣地好像要烤死我们以及一种不期而遇的尴尬。对你没有感觉,怎么可能有感觉,也只是对几张熟悉的脸多逗留几秒,期间没有你。当我寂静不说话的时候,骨子里会不可抑制地流淌出一种紧缩的压迫感,带有丝傲,透着倔。这是你告诉我的,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孤独地站着。那时候也没有多少个人愿意主动接近我,包括你在内。
随后的一个多月,我过很庸碌。身边的朋友说不上,都是些同学。有丝孤单。初中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少值得怀念的东西。我把这些时间全部花在摆脱过去三年的阴影和建立防线。你的存不存在依旧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相遇的大致,已经模糊不清了。那时,我抱着一摞厚重的参考书,有些吃力地蹬着步子走上坡。你站在路边,抱着篮球,傻愣愣地看着我,笑容有些生硬,迎面吹来干净凉爽的风。他身旁是女厕所,从我的角度上看,怎么样都风景怪异,一种不协调,一丝弧度被我不经意地挂上。接着,我们肩并肩地回教室,路上像窒息一样没说一句话,静得吓死人。心里有点小纠结到底该讲什么好,毕竟我连他叫什么都忘了,难道问名字啊?那有多丢人。教室里的白炽灯很亮,我看清了你的样子,清秀,明亮。偷偷记下他胸卡上的名字——季铭。记得那时是十月末,因为就连桑树也开始没落了。
之后,我以外表好学生的姿势,被班导调遣到你的身边也就是爱讲话的人堆中去坐了,目的很明确。做个深海鱼雷。
那时候,没留过情面,眉头一皱就把你们上报上去,管你们是不是三年后还会和我在一起,之类的。结果是班导频频抓你们去炮烙审问,而且我的身份一直没有暴露,我有些不忍心,这样做有点太恶毒了,自责之后,内心还是没有足够理由动摇。谁又能想到之后我居然对你屡次放水。
就这样一直做个感应雷达,导线的一头始终被班导死死抓住。
有次,你没钱了,原因不详。好吧,我借了,那是肯定的。接着,我就有事没事就往你宿舍跑,居然就成功地奠定我们之间的友谊。
那年的11月15日,老季你改变了我的一切。让我如此忘不了。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虽然没得到想要的礼物,但是它是最令我开心的一天。扣扣上的一句留言,我真的很感动,看到鼻子酸酸的。“你以后有什么可以和我说啊,把我当成你的好朋友,我会把你说的都隐藏在心里,不会告诉别人。”老季,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那时候开始,你在我心中变得从未有过的重要。
据说战胜距离的只有洲际导弹,可我俩的威力堪比核磁共振,这很难理解。我觉得是很强悍的,可是再也找不出东西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友情了。
我外宿,你内宿。我们居然互相羡慕对方的身份,一直找不到机会来换换,住住学校。算是经常性,晚自习结束,我就把你骗上我的车,把你偷运到市场边,陪我吃臭豆腐,我们总是这样冒着第二天会迸发出白脓脓痘痘的危险。遇到心情不好,就骑着羊头车驮着你陪我一起环城。你手轻巧地搭在我的肩头,一起呼吸迎面吹来的风。有时候你会偷摸我的喉结,我的脖子还来不及缩回领子里,就被你摸了一遍,痒痒的涨红了脸。当时我都想把你甩下车去,再与你一起同归于尽。现在想想当时你脚一定站的很痛吧,从你的表情看不出来,你总是笑。我那辆黑色的车,在你眼里肯定连拖拉机还不如,我是不是很坏?
到了高二那段时候,我们经历高一的生死离别,我们抓住一线生机,我们又一起存活了下来,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开学时,你还很吃惊地问我,理科又不拔尖,怎样,怎样的。虽然我准备好充分好充分,构思了无数种场景对话,果然都是些无用功,我该做什么?下一步是?就这样用力抑制住颤抖的感觉,凭空地端着不知如何是好,老季,如果我说我是因为你而弃文从理,你会怎么办?
那次周末,我们去大卡司好好吃了一顿,一晚上谈天说地,笑着出来。十点左右,那夜风很大,整条街没见多少个人。一个转角,四个小混混居然把我和老季逼上墙角,我和老季神色紧张,我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异常僵硬,并且下意识的握紧拳头。一个高瘦的方块脸,和一个胡须乱乱的蜂窝头,其余两个都是身材矮小的三角眼和招风耳。心情很急,很乱。最先出手的是方块脸,他居然狠踹了老季一脚,我听到老季的轻声呻吟。我看得触目惊心,一股怒意,火腾腾地烧了起来。方块脸又揪起老季的衣领,老季铁青着脸,却依然把我护在一边,老季看起来比我强壮,我的右手被三角眼死死扼住,力气大得好像要把手骨拧断。站在一旁的蜂窝头和招风耳用粗俗地道的本地话逼迫我们要钱,老季死活不依,他和我一样拥有倔脾气,却还是挡在我的面前。“嘭!”又是一脚!我看到老季捂着腹部有些痛苦失声。来不及思考,我看到我猛的出拳把三角眼打翻在地,用尽全力狠踢方块脸的肚皮,看着他突然半跪下和脸部痛苦扭曲挣扎的样子,我忘了手上的痛,乘着其余两个看得茫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拉起老季,用我参加体育考试的速度就往大街上跑。我拉着老季的手,一直跑到县政府门前,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可以变得很勇敢。
我们之间的小摩擦小碰撞也常有发生,这不会持续多久,一天或者一节课。总是不停地享受别人看我们的那种妒忌的眼神。对,我们就像情人一样。
又是一件事,那是我们的转折。最记得,是张那贱人。他在你面前絮絮叨叨地说我喜欢丽,怎样怎样。你对丽的喜欢,这谁都知道,全班都被宣传得沸沸扬扬。小海告诉我的时候,我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有如此卑劣,卑劣到这样的人。我都想过马上冲上前去把他扇死,扇死之后再扇死!愚蠢。我一直以为你会把它当做一个无聊的笑话。
你相信了,我哭了。
你没有和任何人说你的相信,你只是果断的远离我,我就像是个传染病毒,用刀狠狠地炸伤我,我们开始沉默,就像当初一样。只是没有了那份期待,多了伤心与敌意。我们俩对视之后收尾在浓重的火药味上。
我想,我认为,我以为,我们的友情谁也打不倒,推不翻,会到坚不可摧的地步。你的行为给我的理论打上了一个大问号。最后得到的除了一个揪心的笑话和愚昧的感觉外什么也没有,建树两年多的一切支离破碎。我只是惨然的看着你。
我总是觉得你时有时无同张一起看我,是多么可憎。
你不叫我一起上厕所,你不喊我傍晚去哪里吃。我很识相,识相地避开有关你的任何话题。我学会走远路,忘记了回头。流言,那只肮脏的手把我们纠缠的部分,恶狠狠的掰开,折断。
好一段时间,课间操结束,我都想转过身像往常一样,拽着你去挤小卖部,然后再人群推搡中讨论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啃着鸡块埋怨今天的肉怎么又老了……最后悻悻地缩了手,暗自骂了句“白痴”。总是很落寞,很委屈。有的时候,眼里竟会泛起酸涩,我真的太蠢,太弱。A总对我说,不要太爱。嗯,不要太爱。没听他的,的确遭报应了。
我真的不想原谅你了。
季铭,你这白痴。你凭什么,可以因为一个女人,就可以不相信我?你凭什么,可以把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都当做,当做屎一样厌恶地丢掉。你凭什么?真的有那么可笑吗?你凭什么。
为什么你手中还握着我疼痛的神经?那是我的把柄,算是爱吗?
流言被所谓的真相戳穿,时光悄悄把我们缝合,它的手法很纯熟,外表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你开始的时候用的是从未有过的笑,很陌生。你私下肯定练习过好多次了吧。
老季,快毕业了。很多事情其实你都是知道的,两个月后的盛夏是属于我们华丽的背影。
老季,以后你还会不会忘记,我拉着你的手疯跑,坐在单车上的嬉笑,和你一起拥入人群的感觉呢?
老季,我们是快乐的。
记下,我们是快乐的。

后记
别怪我残忍。老季,你也知道,我们找不回我们了。我们的爱很浅薄,来不得有半点闪失,我可因你而保护你,你可以因为你而伤害我。
我们就这样相互残忍着。
我允许你的自私,我无法容忍你让我容忍你的自私。
你跑来告诉我说你错了。从你语气听出你从未有过的诚恳。可你说呀,你要我怎么原谅你呢?要我笑嘻嘻地对你说没事,没生气,还是没在意?老季,对不起我做不到。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我已经挣扎得活了十八年了,或者说我还得挣扎得过完下半辈子。
那天晚上我找你去吃臭豆腐,看到你讶异的样子,我就知道,我们已经遥不可及。
高三这一年,就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可逆比谁都清楚什么就做强颜欢笑,这比什么都更加悲哀。
其实不想用爱这个动名词。
可是呀,我一样很爱你,只是无法包容你了。

共 4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谁的青春岁月没有流言?但是,再完美的流言,也总会被真相戳穿。因为误解而疏远的友谊,真的就此遥不可及了吗?真正的友谊,应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挫之弥坚,给彼此以快乐。细腻的文笔,宛如心事的倾诉,娓娓细说。欣赏!【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 -09 14:00:58 小说对人物的心理刻画描写得很细致,细细品读,感觉出了一种青春的冲动与疼痛,还有那难能可贵的一份友谊。问好作者,欢迎来稿! 联系QQ:1071086492食管癌术后护理
心脉痹阻中医方剂
有哪些儿童止咳的安全用药
中药治风湿骨痛秘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