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恐慌比瘟疫更可怕Comments0

2018-09-14 11:28:01

恐慌比瘟疫更可怕Comments>>

文/周凯丽。已刊于《中国青年报》。

垂死的人躺在地上,皮肤布满了大块黑斑,唇边和指尖绽放着瘆人的青色。裹着布的尸体胡乱压在其他尸体身上,胳膊、腿露在外面,运往墓地后成堆埋在壕沟里。

"和美国小说《飘》描述的南北战争里前线医院的场景相差无几。"沃德博士晚年告诉他的孙女。在1918~1919年全球大流感中,沃德博士曾为美国堪萨斯州农场贫穷的墨西哥人进行义务治疗。

数十年后,曾为记者的约翰·M·巴里依据大量史料,用《大流感:致命瘟疫的史诗》重绘了这场横扫世界的大流感。据统计,1918~1919年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为5000万~1亿,而当时的全球人口总数还不及今天的三分之一。

"好像有人在眼睛后方拼命将一根楔子敲进他们的脑袋",很多病人抱怨头疼。美国菲普斯研究所奠基人、医学科学家保罗·刘易斯发现几乎所有的尸体,都因剧烈的咳嗽导致腹肌、肋软骨撕裂。

口罩没有用,疫苗没有用,"中世纪黑死病又来了"的流言横行一时,接踵而至的恐惧像一条冰冷的毛毯包裹了整个城市。死亡以前所未有的架势,呈现在20世纪初的医学界面前。

"猴子身上携带的某种滤过性病毒引发了瘟疫。"巴斯德研究所的尼克尔宣称,但这个实验结果很快被否定。洛克菲勒研究所尝试从100个病例中分离出杆菌,将20个纯培养物制成疫苗注入兔子体内,但20次检验中只出现了4次凝集,什么都没发生。流感嗜血杆菌引发大流感的推测也失败了。

孩子们从父母冰冷的身体边走过,抬起含泪迷惘的眼睛,"病毒通过任何毛孔四散"的传言让费城儿童卫生局呼吁收养孤儿的回应几乎等于零。护士长抱怨"病房里的志愿者毫无用处,他们报名做志愿者,可是拒绝做任何与病人相关的事情"。

当时的大部分报纸试图改变流言的状况。"西班牙流感就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一种常见的发热和寒战",1918年9月20日的美国《阿肯色公报》以黑色加粗大字标题宣称。事实却是,阿肯色州小石城外的派克军营,短短四天就有8000例患者入院,死亡者姓名都来不及统计。

保罗·刘易斯用小白鼠做实验。他在日记里写道:"上皮细胞如密林一般生长,覆盖了健康小鼠的器官","感染流感病毒仅72小时之后,被感染部位就成了不毛之地。白细胞正在该部位巡逻,却为时已晚"。他作出了一个模糊的猜想,认为这是一种新的感冒,病原体通过特殊的途径接触和传播。

然而,这种说法并不为民众所接受,即使在被流感轻轻"碰"了一下的凤凰城,因"狗的身上携带了流感病毒"的流言,警察开始捕杀街上所有的狗,主人在恐慌之下将小狗用睡袋活活闷死。

直到1919年7月,医学界还未发现真正的流感病毒,值得庆幸的是,大量死亡之后,流感病毒株致命性开始减弱,全球大流感开始消退。

之后的几年,保罗·刘易斯在"前所未有的痛心疾首"中一直坚持对1918~1919大流感病毒的研究,并得到了一些秘密成果。

在保罗·刘易斯去世的两年后,合作伙伴肖普在1931年《实验医学杂志》上宣布,1918~1919年大流感的祸首"至少是从猪身上的病毒演变过来,但不清楚这个病毒是由人类传染给猪,还是猪传染给人类",他猜测"病毒在猪的体内寄生,可能变异成了温和型,或者猪的免疫系统适应了这种病毒"。

直到今天,医学界才得出确切的定论,1918~1919年大流感祸首为H1N1病毒,源自一种奇异的禽流感病毒,拥有?H1N1、H2N2、H3N3的强大家族。

2009年,H1N1病毒再度兴风作浪,横行世界。该禽流感病毒不仅能在人类身上找到攻击点,还擅长通过猪来传染病毒株。科学家表示,猪只是一个中介者,"猪流感"的称呼并不科学。

近年来,人类遭遇了多次瘟疫,幸好随着科学的进步,病毒株的及早确认,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们的恐慌心理。2001年的"炭疽热"恐怖袭击,2002年的西尼罗河病毒暴发初始,医学界早早提出"良好的预防途径"。2003年,SARS虽然令全球800多人丧生,但至少及早否定了"外星人来袭"的天方夜谭。

"不要回避死亡,更不要恐慌。将死亡如蝴蝶标本用大头针固定,肢解、分析,找出击败这个敌人的方法,这才是人类面对瘟疫应有的态度。"约翰·M·巴里写道。

《大流感:致命瘟疫的史诗》

[美]约翰·M·巴里著

钟扬?赵佳媛?刘念译

辊产品

广厦上城二期图片

别墅新盘新楼盘
化妆刷图片
全面布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