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信息港

当前位置:

70后吁全面放开二孩再不生这辈子没机会

2019/09/14 来源:清远信息港

导读

近几年,人口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全面开放二胎”政策,特别是70后这个群体,看看他们都为了实现这个政策做了些什么,老龄化又

  近几年,人口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全面开放二胎”政策,特别是70后这个群体,看看他们都为了实现这个政策做了些什么,老龄化又到了怎样严峻的形势。

  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余70后非庭成员在今年国庆期间走上了一段“自讨苦吃”的路。他们从山西运城徒步100公里到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呼吁国家全面放开二孩,因为留给70后的机会实在不多了。 如今,围绕“二孩”的放开与否,多地的实践效果渐渐清晰。对此,多位学者呼吁,人口是国家发展的基础,人口变化及相应的决策事关中国未来。 “朝圣”之旅 70后非独呼吁全面放开二孩 100公里,是山西运城到翼城的距离。今年10月2日起,一行14人徒步走了整整4天。 这是一段“自讨苦吃”的旅途,为了再次将70后非庭的声音传递出去,呼吁国家立即全面放开二孩。 参与者们穿着白绿色衬衫,举着印着“徒步去翼城”的旗子,在尘土飞扬的国道上和焚烧秸秆的烟雾中走成一条直线。他们经过农田和村庄,路过村民晒的玉米,甚至在黑夜继续前进。 有的参与者脚上磨出水疱,坐在国道边上脱下鞋子,用针挑水疱;有时到了饭点,却因身处荒芜的地方吃不上饭。 他们的目的地叫翼城,一个地处山西省西南名不见经传的县城。然而,对于他们这十几个70后非庭却有着独特的意义,这段路也有了“朝圣”的意味。 0年前,在学者梁中堂的推动下,国家特批在翼城县试点晚育。翼城县成为中国人口政策的特区。试点多年后,学者在这里发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在没有政策干预的情况下,生育意愿也会有一个自然调节的过程。 领队“凤凰”,是生于1977年的湖南妹子。凤凰来自一个非庭,婚后育有一女,因丈夫担任公职,不能生育第二个孩子。 “我已经是 8岁的高龄了,如果再不全面放开二孩,我这辈子肯定没机会了。” 凤凰的担忧也是部分70后非庭的心声。在这些名字中有“70后”、“非独二胎”等关键词的群中,焦灼的情绪一直蔓延着。随着近期“二孩”话题变热,他们再次紧密关注着政策的风吹草动和各种与人口政策相关的“信号体”文章。 不能否认的是,等待是有代价的。群内的一些70后不得不面对的是量越来越少的现实。她们深知,这意味着身体再造卵细胞的功能正在丧失。 “二胎”试点 翼城试点 0年后生育率未升 至今,年近70岁的梁中堂每年都要去几次翼城,近的一次在今年2月份。在人口学语境中,翼城与梁中堂是两个关联词语。 1985年,在全国普遍实行“一胎化”政策的背景下,翼城县的农民家庭允许生育二胎。但需要满足“晚婚、晚育和生育间隔”这三个条件,即已婚女性不早于24周岁生育胎, 0周岁后可生育第二胎(2009年后,提前到28周岁)。有专家将这一试验称为“翼城模式”。 若对计划生育政策追本溯源,1979年是一个标志性年份。当年,计划生育政策由鼓励变为强制。一年后,“一胎化”就由政策成为国策;1981年 月,负责政策监督的计划生育委员会诞生。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把实行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1月写入新修改的《宪法》。 1984年,时任山西省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的梁中堂递交了《把计划生育工作建立在人口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的报告,建议放弃“一胎化”,采用晚婚晚育加间隔的二胎方案。 1985年春,梁中堂再次建议,请求中央批准他在北方地区选择一个县进行试点试验。翼城县“晚婚晚育加生育间隔”的试点由此而来。 当年,翼城计生委规划了翼城《人口发展测算表》,计划到2000年,翼城总人口达 00 1人。而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翼城人口达到 0 258人。规划与现实,几乎达到惊人的一致。 此后的三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翼城的人口总量增长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性别比优于全国平均值。如在年两次人口普查期间,全国人口增长了25.5%,山西省增长了28.4%,临汾市增长了 0.4%,翼城县仅增长了20.7%。 梁中堂对新京报表示,翼城经验已表明,即使放开人口控制,人口也不会无序增长,人口发展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结果。 0年来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经济社会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而翼城的现状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梁中堂认为,翼城人口变动和现状是由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等因素决定的。所谓“翼城模式”的成功,是因为这里的人口现状是客观规律作用的结果。 然而,这种模式自从出现至今,不同的声音不时响起。有人质疑翼城因有梁中堂的指导才能取得成功等,而这也在梁中堂的预测之中。他清晰地认识到,如果翼城离开了梁中堂不能成功,那么这个试点就没有意义了。因此,他也在淡化自己的存在。 近日,“携程旅行”CEO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以及人口学者黄文政撰文透露,在2015年上半年,卫计委曾派人去山西翼城调研来“研究”全面放开二孩的可推广性。两位作者认为,翼城的政策试验结论早已清晰,其试点结果印证中国需鼓励生育。 老龄化之忧 “计生红旗县”鼓励生二孩 母校没了,被合并了。 一次返乡中,在北京工作的江苏如东人周明发现了这个令人唏嘘的事实。“计划生育做得太好了,学校招不到人,就合并了。” 比全国提前十年实行计划生育的江苏省南通市的如东县,如今也比全国提前二十年进入老龄化。当地官方人士的说法印证了周明的观察:生源减少,如东的学校不得不合并。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全县中小学总数减少了一半。 曾被国务院授予“全国计划生育红旗单位”称号的如东县,近年来因严重老龄化再次被外界视为观察中国未来的窗口。 数据显示,如东县老人比重的29.26%的数字,是我国老龄化程度的地方。因此如东也被称为中国“老”的县。 读研之前,今年2 岁的赵越曾在家乡如东的一家报纸实习。那年,身为实习生的他参加了一个江苏省相关部门在如东调研老龄化的座谈会。他次意识到,家乡人口老龄化的严重程度。 生于1992年的赵越是家中独子。在他的记忆中,在同龄人中没有听过家中有两个孩子的情况。而毕业后返乡的同学更是屈指可数。“学习好的去了北上广,回到县里的人很少。” 多年来,如东县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潘金环一直关注当地的人口结构问题。根据他的测算,十年来,被高等学校录取的学子有近6万人,其中4万多人才在外地生活。 潘金环对新京报表示,如东中小学的合并都是原先就预见到的,学校的调整也是意料之中的。因此,他曾多次建议当地政府调整教育结构,发展本地职业教育,培养产业技术人才,让年轻人留在本地就业。 他对介绍,如东县在吸引人才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住房上有一些具体的优惠政策。政府对职业教育也更加重视,规模越来越大。 此外,如东县在创业环境上也大做文章,出台了《如东县政府关于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和建设创业型城市的意见》,在税收减免、资金扶持力度等方面提出政策。 去年 月底,江苏省“单独两孩”政策正式实施。潘金环表示,当地计生委的工作人员对于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对象发函,动员并且鼓励他们生二孩。 发现,在政策落实之前的一个月,如东县已提前谋划“单独二孩”审批工作,将再生育一孩审批时限由原来的45天压缩至20天,审批时限平均压缩50%以上。 当地的人口计生委还提供“一站式服务模式”,当事人只需在申请时向镇级人口计生部门提供齐全相关证件材料之后,其余事项均交由县、镇工作人员全程代办,不用自己多处跑腿。 近日,如东县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表示,生二孩的家庭越来越多了。 数据说话 商人学者的民间人口实验 去年年底,梁建章做了一个引起外界热议的决定。他所在的携程旅行出了一个规定:将借钱给员工交“罚款”。然而,这场被称为“民间人口实验”的尝试在企业内部响应者寥寥。 梁建章现为携程旅行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微博上,他有两个账号“携程梁建章”与“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前者粉丝7万,发过微博5 条;后者粉丝6 万,发过1475条微博。 相比他的商人身份,后一个梁建章的身份更响亮:一位长期呼吁放开生育政策的人口问题学者。他撰写的专栏文章中用数据和详尽的分析直指中国进入“人口危机”时代,呼吁全面放开二孩。 在斯坦福大学读经济博士时,梁建章研究的方向是创新、创业和劳动力市场。撰写论文时,他被自己的发现“震惊”了: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生育率的国家之一,中国未来面临的是人口萎缩而不是人 炸。中国未来面对着人口老龄化的严重挑战,这将拖累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梁建章对新京报表示,当时似乎大家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国普遍对于人口的观念是非常落后,甚至是错误的。 “很多人认为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都是因为人太多了,而忽略了中国人口的巨大优势。其实中国人口密度不算高,属于中等水平。”他认为,人口成了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等问题的替罪羊。 五年前,梁建章在回国之后开始著书撰文,呼吁中国调整人口政策。不同于其他呼吁人口调整的学者,他的文章往往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用严谨的统计和数据分析来研究社会问题。 他举了一个例子,从2014年至2024年,中国2 岁至28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将从7 87万降至4116万。 这意味着,即使10年内生育率提升50%,年出生人口的崩塌也难以避免。在如此低的生育率下,真正要担心的不是全面放开生育后新生婴儿的大幅反弹,而是即使放开,年出生人数还是雪崩式坍塌。 梁建章表示,中国的生育率早已处于世界之列。根据中国的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每对夫妻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的可持续繁衍。 然而,也有声音认为,一旦全面放开生育,出生人数会大幅反弹。梁建章认为,由于堆积效应,在全面放开生育后的头几年,出生人数会反弹,但幅度有限。根据宽松的估计,全面放开生育后的反弹峰的出生人数也远远低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水平。 与数据打交道一辈子的姚美雄也喜欢用数据说话。 姚美雄是现任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从事福建省经济普查、人口普查和农业普查等重大国情国力的组织协调、宣传和文秘等工作。 作为一个非计生系统却呼吁全面放开二孩的官员,姚美雄被亲人比喻为“喝稀理国事”。这是一句福建省莆田的方言,意在形容“多管闲事”。也有朋友和同事劝他,这样的呼吁会影响仕途,升不上去了。 姚美雄对新京报表示,自己有一些“家国情怀”,意在推动政策变革来避免人口问题的爆发。他在研究后认为,中国人口情况“形势严峻”,其中包括人口结构扭曲,少子化严重,未富先老,以及性别比失衡等。 他说,我国的人口形势已经“异常严峻”,主要体现在人口结构已严重扭曲与低生育率。而人口结构不合理主要体现在:未富先少、未富先老和性别比失衡居高不下。 姚美雄列了一个数据: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居高不下,2014年仍高达115.9,我国成为全球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严重、持续时间长、波及人口多的国家。 评估调研 湖南机构报告建议“放开两孩” 与民间沸腾的呼吁相比,来自官方的信息寥寥。 今年7月10日,国家卫计委在发布会上首次透露,在全面放开二孩方面,目前正在抓紧制定相关规定。 9月中旬,国家卫计委官方站上一篇文章再次引起外界注意。 该文称,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强调,在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卫生计生机构改革和加快推进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的关键时期,配合中办国办专项督查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综合调研和第三方评估,有利于深入推进改革,做好各项工作。 王培安还要求,要总结研究本次调研评估成果,加强对全国人口与计划生育形势的研判,认真负责地向中央反映情况和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一些地方政府也已开始调研人口形势。 在湖南省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一年半后,一份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对该政策做出的评估报告近期在上公开。评估报告称,根据湖南省省长 指示,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开展了湖南省“单独两孩”政策实施效果评估工作。 评估报告指出,长沙、株洲、湘潭、常德、益阳、郴州、娄底等市在自评报告里明确提出,民众对于全面放开二孩的呼声很高,希望国家尽快修改生育政策,逐步放开两孩生育限制。 该报告提出,单独两孩政策出台至今年4月底,湖南因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增加的新生人口约 万人。若继续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湖南在十三五时期总和生育率多为1.48,远低于人口可持续发展的总和生育率2.1的国际公认标准。报告呼吁尽快放开两孩生育限制,优化人口生育政策。 此前,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曾表示,中国人口将会在2025年达到14.1 亿的峰值,而到2050年中国人口数量却会比现在还低。 张车伟透露,这些预测已被作为背景报告呈递给领导层,以供制定十三五规划参考。 近日,张车伟撰文提出“十三五”时期人口战略对策,条就是“全面放开二孩生育,让生育决策回归家庭”。

什么牌子成人护理垫好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新生儿眼屎多
标签

友情链接